其琛-

爱你入骨【所有文章,谢绝转载!谢绝转载!!谢绝转载!!!】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喻王】同居三十题(二)

角色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禁止转载
===== ===== =====
第二题 一同出门购物
喻文州退役以后留在了联盟工作,开始了朝九晚五的工作日常。王杰希一开始只是打算留在微草当个顾问什么的,结果退役没几天,就被冯主席拉进了联盟工作。王杰希放不下微草,于是一段时间微草和联盟两头跑,退役后的生活反倒比现役的时候忙。好在冯主席假条批得豪爽,王杰希忙完之后,就扯了张假条,拉上了喻文州休起了长假。
工作的时候盼着放假,等着真的放假的时候又不知道干什么,之前的旅游计划也因为天气原因被推翻了,索性两个人就宅在家里看看剧,打打荣耀,撸撸猫,没事做一下有爱的运动。吃饭也是外卖或是冰箱里的存货解决。
于是某一天早晨,饥肠辘辘的王杰希打开冰箱,双开门的大冰箱里只有几个鸡蛋和一小把不知道买了多久的绿叶蔬菜。
“……”
洗漱完的喻文州看见自家魔术师一脸纠结的站在冰箱前,然后看着魔术师大大拿了一小把蔫了吧唧的绿叶蔬菜进了厨房。
“杰希,我们还是下楼吃早饭吧。
“顺便去超市买点东西”

王杰希和喻文州很少在一起出去,一个在B市一个在G市,一年都见不上几次面,再加上两个都是公众人物,虽然两个人早就公开了恋情,但是或多或少都会受到一些舆论的影响。
总之因为各种原因,饶是相恋多年的两人,一同去超市购物都觉得是新鲜的体验。
喻文州在后边推着购物车,王杰希走在前边,想要什么就往购物车里扔。
杰希这几天有点咳嗽,嗓子也不太好,不能吃辣的。
喻文州默默把麻辣口味的东西拿出去。
饮料喝多了也不行,杰希最近不怎么乐意喝水。
喻文州默默拿走几听可乐。
……
王杰希看看购物车里少了的东西,再看看笑得无辜的喻文州,默默把喻文州不喜欢吃的扔进了购物车。
“^_^”

最后两个人拎着大包小包好不容易回到了家。一进家门,王杰希就瘫在了沙发上,抱着喵子表示再也不想逛超市了。

最后,

虽然喻文州吃到了自己最不喜欢的东西,但是以吃到美味作为交换,喻队觉得还是很值得的。



大概是……tbc……

暮辰烟雪:

群宣
急招青训刘小别,还有A
请多来几个人,方锐的婚介所需要你们
群号放评论,方便复制
欢迎加入

【喻王】同居三十题(一)

角色属于原著,ooc属于我

禁止转载

=================

第一题 一方的起床气

王杰希有起床气。这件事也是两个人同居以后,喻文州才知道的。在此之前,只有微草的林杰,方士谦和微草早期的几个队员知道。林杰知道是因为他经常会叫队员起床,经常要面对不想起床的王杰希。方士谦知道是因为在某一天早上,在食堂被烦躁的王杰希怼得差点炸毛。

那个时候,王杰希还是队里的新人,年纪小,队里的前辈都让着他,所以王杰希的起床气在前辈的眼中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而还觉得有些可爱。

后来林杰退役,队里的前辈也相继退役,就连曾经被怼得炸毛的方士谦也退役了。王杰希也不是每天早上被林杰前辈温柔叫起床的小队员了。他每天早上第一个起床,第一个到达训练室,他早上会有起床气,甚至成了不为人知的小秘密。

当然,这个小秘密在喻文州眼里也是十分的可爱。

试想一下,自己的爱人早上一遍念叨着不想起床,一边用被子裹成小汤圆,从被子里捞出来的时候,睡眼惺忪还顶着翘起来的呆毛,用迷茫又无助的小眼神看着你,是不是心都要被萌化了?

但是,也有发脾气的时候。而这个时候喻文州也只留下个早安吻哄几句就去厨房准备早餐了。然后王杰希一个人在床上裹着被子发呆。等着喻文州再回卧室的时候,王杰希已经开启正常的起床模式了。

“杰希,刚才对我发脾气了。”

“喻队日常装可怜【1/1】“王杰希虽然这么说,但是还是笑着靠上去亲吻。

自然,王杰希也不是每天早上都有起床气。他最喜欢,早上睁开眼就能看见自己的爱人,得到一个甜蜜的早安吻。

”早安,文州。“

”早安,杰希。”


呃……大概是……tbc



明家那些事【二十三】

甜文不虐。OOC。清水宠文。私设如山。

 

不得转载

不得转载

不得转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明楼猛得睁开眼,从梦中惊醒。盯着昏暗的天花板愣了好久,才从刚才的梦魇中缓过心神。梦里的阿诚窥探到了明楼的秘密,与他渐行渐远,无论明楼如何追赶都追赶不上。明楼翻了个身,定定的看着睡在身边的阿诚。

小孩儿睡得很沉,侧着身子朝着明楼的方向,一只手的食指还勾着明楼的小指。明楼靠过去,仔细看着阿诚熟睡的眉眼,指节轻轻滑过阿诚的侧脸。阿诚似乎感觉到痒,皱着眉挠挠脸,翻了个身又睡沉了。

那天之后明楼观察了很久,也没有发现阿诚跟哪个女孩儿有密切的往来,阿诚也没有任何像是有女朋友的样子,似乎那天晚上的事情是明楼的一个幻觉。明楼旁敲侧击了几次,也只得到了阿诚一个模糊的答案。明楼渐渐有意避开阿诚,他怕有一天他会控制不住将自己的心事吐露。哥哥对弟弟起了旖旎的心思,正常人都会害怕的。明楼借口课业繁忙,十日有八日都躲在学校里。他舍不得离了阿诚,又不敢太过于靠近,只能远远的观望。阿诚对明楼的一切事情都有着一种小动物般的警觉,他察觉出明楼的不对劲,每次试探性的询问,都被明楼遮掩了过去。如果满腔的爱意会成为伤他的利器,明楼宁可一辈子不让阿诚知道。阿诚是他的弟弟,亦是心中的月光与玫瑰。

阿诚梦呓了几声,似是做梦,翻身要找明楼。明楼借势把小孩儿抱怀里,轻轻拍着背。

“没事的,哥哥在这。”

阿诚,哥哥永远在这。

“哥……”阿诚睡得迷糊,眼睛还没睁开,就感觉额头贴上了明楼柔软的嘴唇,随即眼角又感觉到同样温柔的触感,接着是脸颊,最后是唇角。半梦半醒的阿诚脑袋还转不过弯来,觉得跟往常梦醒一样又不一样,可是他又不想睁眼。阿诚全心全意依赖着明楼,就算觉得有着些许不对,也忽略不计,睫毛翕动了几下,又沉沉睡去。

明楼心如擂鼓,看着怀里沉睡的阿诚,慢慢抽出手臂,似是恍惚的下了床,走出了卧室。明楼倚靠着门板长吁一口气,随后抬手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巴掌。

明楼,你个混蛋。

 

 

tbc

憋了一晚上只有这么多……【顶锅盖跑】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明家那些事【二十二】

甜文不虐。OOC。清水宠文。私设如山。

 

不得转载

不得转载

不得转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阿诚顺利从高中毕业,然后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巴黎大学。阿诚大一入学的时候,明楼已经念到博士了。选专业的时候,明楼还考虑阿诚那么喜欢绘画,要不要让他报考美术系。结果没等他开口,他家小孩儿直接填了经济系。

“大哥在哪,我就在哪。”

明楼无奈的看着都要跟自己差不多高的阿诚,揉了揉阿诚的后脑勺。也好,在自己的眼皮子地下,省得日后提心吊胆。等着过几日跟阿诚的几位老师打声招呼,多照顾照顾阿诚。明楼暂时没有让阿诚在经济系横着走的本事,但是其他的可以。

经济系里没几个亚洲人,又是同姓的,没几天系里的都知道了,经济系的学霸学长有个长得好看同样是学霸的弟弟。这个被大家看好的学霸弟弟,在第一学期就拿到了全额奖学金,就因为这个明楼跟他的同门师兄炫耀了好几天。

明家养草是兰草,养花养牡丹。明楼一手带大的孩子,一如他期待的那样,芝兰玉树,风光霁月。明楼没有辜负他抱回阿诚的初衷,阿诚在他的看护下健康长大,顺利进入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大学求学,终成为德行兼备的人。

明楼之前观看过阿诚参加的一场辩论赛,对方辩友是阿诚的学长,两届辩论赛的冠军。面对自己的学长,阿诚丝毫没有慌乱和怯场,思路流畅,字字珠玑。明楼很少见阿诚这样针锋相对的样子,场上的阿诚耀眼到让明楼都移不开视线。坐在明楼前排的女学生,低声交谈着,言语间满是对阿诚的倾慕。

明楼骄傲之余又有些不爽,他的弟弟,怎么能被别人觊觎。

这种不爽和不甘已经持续很长一段时间了。

自从阿诚上高中,时不时会收到女同学送的信和礼物,有阿诚认识的,也有阿诚一面都没见过的。一开始阿诚也会不好意思,但是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阿诚总是彬彬有礼,不管收到什么都会笑着说谢谢。特别是情人节和圣诞节,阿诚收的巧克力和小饼干都能装成一个小盒子。只不过这些东西,一大半都进了明楼的肚子。

法国女孩开朗热情,率真可爱。那些浪漫的文字明楼看着都觉得耳尖发热,再看看阿诚,似乎没有什么反应。也没见阿诚回应过哪个女孩的心思。明楼觉得如果阿诚真的找一个女孩子谈恋爱,他也不会反对。可是又有些吃味,然而具体吃味什么,明楼又说不清。

不过,明楼也没困惑多久,就一门心思补在课业上了。明楼忙于课业,阿诚也参加了一个天文社,跟着同学一起去野营观察星星。

明楼几天没回家,一直泡在图书馆弄论文和导师讨论课题。明楼揉揉犯疼的额角,跟同样奋斗几天的学长打声招呼,下楼走走缓缓心神。明楼走在校园里,估摸着阿诚也该回来了,要不要今晚回家,等着阿诚。

明楼正想着,一扭头在不远处的凉亭里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明楼停住脚步,盯着那个熟悉的身影,慢慢捏紧了手心。

阿诚正在和一个女孩儿说着什么,然后两个人越靠越近。

明楼闭了闭眼,一时间竟然出了一身的冷汗,他似乎突然明白他之前的吃味和不爽是因为什么了。


tbc


 

 

 

 

 

 

 

 

 

 

 

 

 


明家那些事【二十一】

甜文不虐。OOC。清水宠文。私设如山。

 

不得转载

不得转载

不得转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阿诚最近很烦躁,他的最后边牙龈红肿了好久了,总觉得下边有东西一直在往外顶,又过了几天,红肿的牙龈里边钻出了一个白色的小尖。牙龈又疼又痒的,吃饭也不舒服,喝水也不舒服。阿诚又不想让明楼担心,可是一到吃饭的时候就发愁,想吃又觉得疼,每次吃饭都吃的异常艰难。

明楼发现阿诚的食量锐减。挑食不说,吃饭没吃几口就不乐意吃了,盯着饭菜老是苦着一张小脸。明楼一开始以为是自己做的饭太难吃,可是领着阿诚去外边吃饭的时候,阿诚还是一副兴致不高的样子。不仅如此,早晚刷牙的时候,阿诚总是对着镜子看个没完。明楼大概猜到阿诚是怎么回事了,但是有不太确定。

直到这天晚上,明楼倚着盥洗室的门框,看着他家宝贝儿弟弟又对着镜子照来照去,连下巴上的牙膏沫子都没擦。阿诚照了半天,扭头看着门口的明楼,瘪着小嘴,一脸别扭。

“哥哥,我好像长牙了。”

明楼果然没有猜错,他家小孩儿长智齿了。明楼把阿诚抱到桌子上,举着看书用的台灯,捏着阿诚的下巴,对着光仔细看,红肿的牙龈里才冒出一个白色的小尖,连一半都没长出来。

“它怎么还不长出来,都好几天了。”阿诚闷闷不乐地拽着明楼睡衣上的衣兜

就算明楼神通广大,也不能一夜之间就让牙长出来。明楼只能轻轻揉揉阿诚的脸颊,当做是对小孩儿的安慰。

 

阿诚吃饭不方便,明楼也只好每天稀粥和面条。阿诚吃得嘴里没味,挑着碗里的面条,想着各种美味佳肴,巴不得马上长出牙来。然而这牙似乎是在跟阿诚较劲,长得慢不说,位置似乎也不对。阿诚的牙龈没消肿不说,反而肿得越来越厉害,最后甚至连那半边的小脸都肿起来了,这下连睡觉都睡不踏实了,枕头都挨不得。阿诚不是什么娇气的孩子,但是被这么折腾也是受不了。

明楼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连忙带着阿诚去看牙医。阿诚躺在椅子上,冷汗都要出来了,牙医仔仔细细检查之后,告诉边上一脸紧张的明楼,阿诚这是阻生智齿,需要拔掉。只不过要等着消炎之后才行。医生给开了药,又说了注意事项。明楼谨遵医嘱,按时给阿诚吃药上药,等着消肿之后,又带着阿诚去拔牙。

阿诚第一次拔牙,表面上淡定,心里打起了小鼓,看着医生手里的工具,不自觉握紧了拳头,手心里都是冷汗。下意识回头去看明楼,得到一个“别怕”的眼神。

最后明楼还是没敢看阿诚拔牙,只是默默的背过身去,捏紧了拳头。

拔牙的过程很是顺利,只是之后麻药劲过了之后不太好受,又疼又涨,阿诚坐立难安。咬着药棉,说话都不方便,只能委屈巴巴地看着明楼。明楼心疼得没有办法,只能抱着阿诚,用毛巾裹着冰袋给阿诚冰敷,希望以此镇痛。

虽然不能完全止疼,但是阿诚还是舒服了一些,靠在明楼怀里也渐渐放松了下来,见明楼眉头紧锁,拍拍明楼的胳膊以示安慰。明楼擦了擦阿诚嘴角的血沫子,没有说话,神色如故。

从此之后,明楼对阿诚的牙齿健康是十二分的上心,直到阿诚其他三颗智齿顺顺当当长了出了,才松了口气。

 

 

 

tbc

明家那些事【二十】

甜文不虐。OOC。清水宠文。私设如山。

 

不得转载

不得转载

不得转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咳咳咳……”

明楼从浅眠中惊醒,发现原本睡前还老老实实在自己怀里的阿诚,正正缩在床的另一边,努力忍着咳嗽。

“阿诚?”明楼坐起身拧开了床头灯,把团成一小团的阿诚搂进怀里。摸摸阿诚的额头,触及的温度都有些烫手。怀里的小东西满脸通红,泪眼朦胧,趴在明楼肩上咳得惊天动地。

明楼抱着阿诚给他顺气,等到阿诚缓过来一点,把阿诚塞回被窝,让他夹好了体温计,最后才下床倒水拿药。

大概是水土不服,再加上饮食上的不习惯,阿诚到巴黎没几天就病倒了。早年阿诚被桂姨往死里折腾,身体底子不好,一有点风吹草动就受不了。明镜和明楼又是中药又是食补,好不容易才让阿诚身体强健些。如今这一换水土,就又受不了了。

明楼听着阿诚的咳嗽,叹口气,小家伙怎么还不好起来啊。

“哥哥你去哪了。”生了病的阿诚格外粘人,坐在被窝堆里,眼眶鼻头都是红的,抱着枕头可怜巴巴地盯着明楼。

明楼刚在床边坐下,阿诚放下枕头缠着明楼不撒手,像极了一只受了委屈的小奶猫。明楼抱着堪比小火炉的阿诚,先喂了几口水,看看了看体温计上高的吓人的度数。

阿诚烧得难受,闭着眼靠在明楼的怀里时不时咳两声。明楼给阿诚拢拢被子,低头皱着眉仔细看着手里说明书,确认了退烧药的计量之后才喂给阿诚。阿诚眼睛也没睁,就着明楼的手,吞下白药片,也不管明楼喂给他的到底是什么。可是随后明楼喂止咳糖浆的时候,阿诚就没这么听话了。明楼刚把勺递到阿诚唇边,也不知道没睁眼的阿诚是怎么知道勺里盛的是止咳糖浆,竟然扭头不吃了。

明楼再次把勺递到嘴边,结果阿诚又躲开了。

阿诚特别讨厌止咳糖浆的味道。他也不是娇气怕苦的孩子,但是就是受不了止咳糖浆的味道。之前喝的几次,阿诚就不情不愿的,这会儿身上正烧的难受,看见讨厌的止咳糖浆就更难受了,哑着嗓子闹腾着说不要喝。

明楼被阿诚闹腾的有些上火,又心疼怀里病得怏怏的小家伙,没法发脾气又不能纵着阿诚不吃药。连吓带哄,总算是把止咳糖浆喂进去,没等阿诚喊苦,又把温水喂到嘴边给阿诚清口。

“阿诚今年哪有十五的样子,这撒娇耍赖不吃药的能耐,明明跟五岁的小孩一模一样。”明楼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抱着阿诚,亲亲阿诚的额角,觉得温度似乎是退了些。

阿诚闭着眼不服气地哼一声。“我这是返老还童。”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药效上来,舒服不少的阿诚靠在明楼怀里迷迷糊糊没一会儿就睡了。明楼抱着阿诚也不敢睡,确定阿诚烧退了些,才闭上酸涩的眼睛。

 

 

阿诚这一病可是病了好几天。整天无精打采,也没什么胃口,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明楼也不想让阿诚在这个时候出去,可是学校那边有些手续需要阿诚露面。明楼把早饭摆上桌,看了看表,进屋叫阿诚起床。阿诚早就醒了,坐在床上衣服也没换,盯着地上的地毯愣神。

恍惚间明楼似乎看见了刚到明家的阿诚,瘦瘦小小,处处小心翼翼,乖巧的让人心疼的阿诚。明楼心里猛地一疼,不由得放轻了语气。

“阿诚,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没,没什么。”阿诚的嗓音还是沙哑,脸色也不大好,跟明楼说了没几句话就不乐意说了。明楼见阿诚病得怏怏,没什么力气,又像小时候那样抱着阿诚去洗漱,只是没办法再像小时候那样单手抱着了。双手交叠着拖着阿诚的屁股,阿诚听话的趴在明楼肩上,呼出的热气弄得明楼脖子发痒。

明楼本来想把阿诚放下来的,可是一看阿诚光秃秃的脚丫就放弃了,想让他坐在洗手台上,又嫌弃洗手台太凉。明楼低声让阿诚抱紧,单手托着阿诚的屁股,一手拿了条干净的浴巾垫着。毕竟洗手台不是坐人的地方,小时候阿诚在自己的看护下,勉强可以坐得稳,现在就算阿诚再轻,坐洗手台上也不合适了。明楼的胳膊始终没有离开阿诚,半抱着总算把阿诚收拾干净。

阿诚借着生病这个由头,挂在明楼身上不乐意下来。明楼只是假装板着脸说了句“越来越来越没规矩。”然后依旧甘愿为阿诚干这敢那。

 

若干年后,当明楼在餐桌上说“咱家的孩子愈发没有规矩的时候。”殊不知,都是自己宠出来的。

 

 

 

tbc


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谢谢喜欢我的文章,关注我的大家们,谢谢大家在过去一年中对我的支持和喜欢,谢谢大家没有嫌弃拖延症晚期患者的我。在新的一年里,祝愿大家心想事成,合家欢乐。
新的一年,希望依旧有你们相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