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琛-

爱你入骨【所有文章,谢绝转载!谢绝转载!!谢绝转载!!!】

东宫日常

萧景琰醒来的时候,天刚亮,寝殿内帐幔层叠,远没有殿外明亮。店内的安息香已没有昨晚睡时那样明显,淡淡的香气需要仔细才能闻到。萧景琰在军中呆久了,素日里都是以军中的作息为准,早上天明之时起床,起床后在校场打一套拳,然后在沐浴更衣去上朝。就算入主东宫之后也是如此。只是如今,我们的太子殿下醒了却不想起床。
“景琰?几时了?”从萧景琰怀里传来一声音,随即又从锦被里伸出胳膊想掀开床边的幔帐,因为那人的动作,寝衣宽大的衣袖坠至肘间,漏出细瘦且苍白的小臂。
“时间还早,你再睡会儿”萧景琰握住他的小臂,拉下坠至肘间的寝衣,然后放回锦被里。
梅长苏本来就没睡醒,困倦的很,听萧景琰这么说,也阖上眼帘,没一会儿又睡沉了。
萧景琰没有睡觉的意思,只是抱紧怀里的人,让他安睡。
温热的呼吸就撒在颈肩,光洁细腻的额头就贴着他的脸颊,萧景琰偏过头,怜惜而又虔诚的吻着他的额头。
真好,我的小殊在我怀里。
真好,我的小殊还活着。
每每想到这里,我们的太子殿下都忍不住要落泪。一个简单的“失而复得”早己不能形容他的心情。
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十三年的等待和希冀,也永远不会忘记那夜伏案痛哭的悲拗与绝望。还好,上天悲悯,把他的小殊还回来了。
淬火重生也好,面目全非也罢,他永远都是萧景琰的小殊。所以在梅长苏回来后,就强硬的要求他住进东宫,萧景琰无法容忍没有他的日子。
“殿下,已经卯时了,该起了。”帐外的奴才唤道。 萧景琰应了一声,小心翼翼地抽出手臂,起身下床,然后又给榻上的人掖好了被角。
外边候着的奴才听见响动,拉开幔帐,进来服侍萧景琰更衣。没有一个人敢抬头看榻上的人,只是低头做好自己的事,然后又退了出去。
萧景琰穿戴好一切,回过身,又检查了一下梅长苏的被子是否盖好,最后又怜之又怜的在唇上留下一吻。
贴身侍奉的太监表示,太子殿下的行为真是没眼看。
“不用叫他起床,他睡醒了以后再传膳。”刚踏出东宫的太子,又回头对着随从“天凉了,在寝殿里点上炭。” 

随从低头应下。

 等着萧景琰下朝,给静妃娘娘请完安回来,侍女告知苏先生还没醒。他放下从静妃娘娘那里拿回来的食盒,进了寝殿。

 寝殿里比他走时要温暖,离床榻前不远的地方,放了两个烧的正旺的炭盆。

梅长苏似乎是刚醒,坐在被子堆里,还在愣神。 

萧景琰身上还带着初秋的凉气,他不敢太上前,只得在炭盆前站了一会儿,才敢走过去。 他已经被蔺晨和晏大夫警告了无数遍,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我从母妃那里带回了热粥,起来吃吧。” 

晨起的梅长苏还有些迷糊,难得的可爱。跟儿时没有半分差别。

 “要是被人知道我们太子殿下,成天服侍别人穿衣起床,还不得被人笑掉大牙。”梅长苏戏谑道。 

“你又不是别人,你是我的小殊。” 

这当了太子就是不一样,情话说起来比什么都溜,我们的麒麟才子听了这么多遍,还是不由得红了耳尖。

 一边吃着,一边和梅长苏说今天早朝的事。 “今天下朝,父皇还问我什么时候要个嫡子。” “那你怎么说?”梅长苏抬眼看了他一眼,继续专心吃粥,嗯,静妃娘娘的手艺又精进了。 “我说不着急啊。”

 “陛下说的没错,太子殿下确实该有嫡子了。”梅长苏表示这粥真好喝。

 “你要是给我生,我恨不得生一堆。”

 “……” 

东宫的侍从表示,他们的耳朵都瞎了。

 梅长苏表示他无言以对。

 萧景琰今日还有许多朝务要处理,没法陪着梅长苏,他又不想再让梅长苏费神费心,所以,他只能一个人苦逼的看奏章,不过好在飞流今日可以入宫,他也就放心了。

不过临了,他还是吩咐了一大堆,最后还是一步三回头的出了门。 他太子殿下的包袱,在梅长苏面前可是扔的毫不含糊。不过萧景琰一点都不在乎,赶紧处理完这些事儿好和他的小殊在一起。

 站在萧景琰身边的列战英表示,这个笑得傻乎乎的人才不是他家殿下。

评论(15)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