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琛-

爱你入骨【所有文章,谢绝转载!谢绝转载!!谢绝转载!!!】

明家那些事【一】

少年明楼X幼年明诚


甜文不虐。清水宠文。


OOC。


 


谢绝转载


谢绝转载


谢绝转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天气连着几天都阴沉沉的不见太阳,乌云压满了上海的天空,似乎下一秒就要挤下来把上海压垮。


“这是马上要下雪了啊。”明公馆的老管家站在门厅前望着天感叹。


“张管家,现在要准备午饭吗?”


老管家看了一下表,估摸大少爷和大小姐就要回来了,示意陈婶可以去准备午饭了。快到年下了,明镜心善,大部分的仆人都放假回老家了,明公馆只留管家和陈婶,还有一个小丫头打下手。


午饭才做到一半,明楼和明镜就回来了,老管家连忙去迎接,结果看见明楼抱着一个小孩,明楼也没说孩子是谁,抱着小孩急急忙忙就往楼上跑。


“老张你去打电话叫苏医生过来,然后再准备好热水。”


“陈婶去准备一个房间,收拾一下给这个孩子住。啊,对了,再拿点吃的上来。”


明镜吩咐完这一切,也着急的上楼了。


管家也没细想,只是觉得这个孩子有点眼熟,好像之前见过。


 


明楼一直不喜欢别人碰他的床铺,但是他一进门想都没想,就把阿诚往床上放。阿诚烧得迷糊,什么也不知道,只知道抓着明楼的衣服不撒手,明镜和明楼怎么哄都不行。没办法明楼只能抱着他坐在床铺上,再用棉被包着。


苏大夫拎着药箱火急火燎地赶来。管家在电话里也没说清楚,她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苏医生,你快看看孩子。”


苏医生连忙放下药箱,给孩子检查,饶是她从医多年,也没见过哪个孩子被折腾成这个样子。


看这身量体型,年龄似乎比明台还要小,外边已是隆冬,小孩身上还穿着单薄的衣服。手上和脚上都是冻疮,而且脚上还被烫伤了好大一片,都已经发炎了。苏医生小心翼翼地脱下小孩的衣服,看见的情况,比她想的还要糟糕。瘦小的身体上全是伤痕,每道足有两指宽,并且肿的老高,有的几处甚至还洇着血。更别说身上还有淤青了,更是不下十处。


明镜心软,看着这场景,心疼的掉泪,一直不住的念叨:“这孩子真是遭罪了,作孽啊。”


明楼一直阴沉个脸,拿着热毛巾给阿诚擦身子。


小孩正烧得难受,随着苏医生摆弄,上药疼了也不哭,紧紧闭着眼,抿着小嘴死死拽着明楼的衣服。


忙活了半天,终于给阿诚擦干净了身子,上好了药,换了干净衣服,也挂上了点滴。阿诚也没之前那么难受了,倒是抓着明楼的手睡沉了。


然而在这个时候,楼下依稀传来了女人哭喊的声音,楼下的陈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连忙上楼汇报。


“大少爷,大小姐,桂姨来了,说要接孩子。”


接孩子,她还有脸来接孩子?


明楼本来就压着火,这下也不用压着了。“大姐,我去处理。”


小心翼翼地抽出手,又给阿诚掖了被角,这才起身下楼。


“人在哪?”


“被张叔拦在了门外,没敢让她进。”陈婶从没见过大少爷生这么大的气,眼见风雨欲来的样子,也没敢多吱声。


跪在门口的桂姨哭的凄惨,见明楼出来了,连忙求情认错。


“大少爷,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大少爷开恩,请您看在我是阿诚母亲的份上,让我把阿诚带走吧。”


不提母亲这个词还好,一提明楼更是怒不可遏。“母亲?你还好意思说是阿诚的母亲?天底下怎么会有这样狠毒的母亲!就算不是亲生,也不能这样折磨糟蹋一个孩子!”


一想到小小的阿诚,满身伤痕,缩在自己怀里的样子,明楼更是怒火中烧。


“大少爷,我错了,大少爷开恩啊!”


“从今以后,阿诚就是我们明家的孩子,他是明家的二少爷,我明楼的弟弟,谁也不能再折辱他分毫。


“你要折辱一个孩子,你要虐杀一个人,我就偏要他成才,成为一个健康人,一个正常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会辜负你抱养这个孩子的初衷。”


明楼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满脸泪痕,错愕不已的桂姨。


tbc

评论(5)

热度(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