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琛-

爱你入骨【所有文章,谢绝转载!谢绝转载!!谢绝转载!!!】

明家那些事【二】

少年明楼X幼年明诚


甜文不虐。OOC。


 


谢绝转载


谢绝转载


谢绝转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阿诚连烧了三天才好不容易才退烧,而明楼更是衣不解带的守了三天。所以当阿诚醒来,看到就是这的光景,明楼坐在床边倚靠着床头睡着了,手掌里包裹的是阿诚的小手。床边的小柜子上放着药品,水杯和水盆。


阿诚坐起身愣了半天,打量了一下周围,这里不是他熟悉的环境。贴着碎花墙纸的墙壁,朱红色的实木家具,造型简单但是细节精致的落地式台灯,还有暗色的织花地毯。阿诚所看到的,完全超过了他的认知。这里不是他满是霉斑,阴潮的房间。


他有些不敢相信地摸着手下细腻柔软的丝被,这才发现被冻伤的手上边涂了厚厚的一层药膏,并且用绷带虚裹了一下,身上也没有那么疼了。阿诚依稀记得,之前有个大哥哥把他从那个地狱里救出了,还抱着他细心哄慰。可是那样温暖美好的事难道是真的?难道不是做梦吗?


阿诚看看依旧睡着的明楼,又看看明楼握着的手,抿嘴犹豫。


他是认识明楼的。桂姨每逢年节都会带他来明家,给大小姐和大少爷请安问好。大小姐和大少爷都是和善的人,总是会给他好多点心和糖果。也不许他跟着桂姨干活,总是让他在院子里玩,大少爷还会给他拿好看的图画书。在他眼里,大少爷和大小姐是天底下最好最后的人。


一定是梦,要不怎么会有这么美好的事。怎么可能会睡在这么舒服的床上,大少爷怎么可能在自己身边照顾。这一定是梦,一定是自己病糊涂了。阿诚有些难过的闭上眼,小手从明楼的手中抽出来。如果是梦,那么就不要那么快的醒过来。


明楼感觉掌心一空,就猛的醒来了。


“阿诚?”


突然的一声把小孩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往旁边挪挪,睁大了眼睛,胆怯地看着明楼。


“怎么起身了,冻坏了怎么办?”


阿诚刚刚退烧,身上的衣服早就被汗湿透了,哪还能这样晾着。明楼急忙把小孩搂进怀里,再拽过棉被盖好。


“醒了怎么不叫我?嗯?”看着阿诚惨白且汗津津的小脸,心里不禁埋怨自己,平时不是睡得挺浅的吗,这会儿怎么睡的这么实,也不知小孩那样呆了多久。


阿诚被吓着了,嗫嚅了一声没再说话,如同幼鹿一样的眼睛盯着明楼,眼里满是惊慌和不安。


明楼见阿诚这样,以为他不舒服,拨弄开汗湿的额发,低下头额头相抵。确定温度正常才放下心。


“大少爷。我没事了,谢谢大少爷。”原来梦里的大哥哥是大少爷,原来真的是大少爷。阿诚感念之前明楼对他的好,如今又救他于水火,一下子眼眶就红了。


“阿诚,以后不要叫我大少爷了。”


阿诚还想着怎么报恩呢,一听见明楼这话,以为明楼要赶他走。原本就眼泪含眼圈,这下可好,眼泪一下就坠下来了。


“诶?怎么哭了啊?”阿诚的眼泪砸到明楼的手背上,摔成了八瓣。明楼一下就慌了,明楼可是没什么哄孩子的经验,虽然有时候明台也会哭,但是只要明台一哭,大姐就马上抱走了,哪用他哄啊。


“大少爷,不要赶我走。我什么都会,我会做饭洗衣服打扫,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就是别赶我走。”阿诚挣开明楼的怀抱,也不管脚上疼不疼,下了床,一下就跪在地上,头磕得如捣蒜。


“你这是干什么啊?诶,我不是那个意思!”明楼这才知道阿诚为什么哭,又好笑又心疼,也怪自己没说清楚。赶紧把哭得凄惨的小孩抱回来。


“阿诚,别哭了,你听我说。”明楼从未有这样的感觉,看着小孩泪眼婆娑的模样,心都要碎了。死死抱着挣扎的小孩,下巴贴着阿诚的额头温柔低语。“阿诚,从今以后,你姓明,叫明诚,是我明家的二少爷,我明楼的弟弟。以后,有大姐在,有我在,没人再敢欺负你了。”


“大少爷?”


“阿诚啊”明楼擦掉阿诚脸上的泪,语气温和,“叫声大哥,嗯?”


大……哥?


阿诚就算做梦也没有想到,明楼会认他当弟弟。他只想着能留在明公馆,别把他送回桂姨那里,别赶他走。他想相信明楼,但是又不敢相信,他怕明楼像桂姨一样,对他的好也不过是昙花一现。再者,他是桂姨的养子,是下人的孩子,怎么能成为明家的孩子呢?


“大……”阿诚垂下头,不敢看明楼,手指玩弄着衣襟。“大少爷。”


明楼还美滋滋的等着,等着小孩一声“大哥”,结果小孩这一开口,就让他心凉了半截。


“叫大哥!”


这下阿诚干脆不说话了,只留给他一个发旋儿。


“阿诚,看着我。”明楼捧起他的小脸,盯着他湿漉漉的大眼睛,本想让他开口叫大哥,可是小孩眼底流露出的胆怯和不信任再次让他心软了。


算了,也不急于这一时,毕竟阿诚还小,想让他打开心扉接纳自己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慢慢来吧,慢慢的让阿诚信任自己,接纳自己,从而融入这个家庭。


“?”


“阿诚,我去带你洗个澡吧,身上都湿透了不是?”明楼用棉被包着,把明诚抱起来,迈开长腿往浴室走。小孩现在可精贵着呢,好不容易退了烧,要是再着凉,别说自己心疼,大姐也不会放过自己。


“大少爷,我能自己走。”


“你脚上有伤,医生说不能走路。”明楼单手抱着阿诚,另一只手放水。


嗯,大少爷说什么就是什么。阿诚似懂非懂的点头。


 


tbc

评论(9)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