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琛-

爱你入骨【所有文章,谢绝转载!谢绝转载!!谢绝转载!!!】

明家那些事【五】

少年明楼X幼年明诚

甜文不虐。OOC。清水宠文。

 

谢绝转载

谢绝转载

谢绝转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明楼突然张罗着要给楼下大厅铺地毯,还一本正经的跟明镜讨论了半天是长毛的好还是织花的好。明楼一般都不在乎家里铺什么样的地毯,或许说是根本就不在意。他这么一问,倒是把明镜搞的一头雾水,还纳闷这人怎么转性了。

直到铺好地毯,明镜看着阿诚光着小脚,一瘸一拐跟明台玩躲猫猫的时候,她才明白过来。

“我说明大少爷,还说我平时太惯着明台,你呢?”明镜不禁起了揶揄之心,抬起下巴朝着阿诚的方向一扬。

“咳”明大少爷才不会说,他老不记得给阿诚穿鞋,怕阿诚着凉,才想出给大厅铺地毯这主意。

“明台,阿诚,过来吃水果啦。”明镜招呼两个小孩歇会。

明台“吧嗒吧嗒”跑过去,扑倒明镜怀里,撒娇要明镜喂。阿诚没像明台那样,那么欢快的跑过去。当然,前提是他能这样跑过去。因为明镜话刚说完,明楼就从沙发上起身,抱走了阿诚。

明镜装作什么都没看见。这些天,除了和明台玩,明楼根本就没让阿诚脚沾地。连苏医生都说,阿诚脚伤恢复的很好,走走路没什么关系。可是明楼一如往昔。

爱令智昏啊,爱令智昏。明镜看看坐在明楼腿上,吃苹果的阿诚,在心里念叨了好几遍。

阿诚倒也是听话,明楼喂什么他就吃什么。明楼最喜欢看阿诚吃东西,不挑食不说,鼓着小腮帮子,不停的嚼嚼嚼,甚是可爱。明楼觉得好玩,就伸手戳戳阿诚鼓着的腮帮子,又捏捏小孩的耳尖。阿诚被明楼的举动吓了一跳,停下了咀嚼,含着苹果,抬头有些呆愣的看着明楼。目光澄澈干净,带着些疑惑。

明楼看着他在阿诚眼中的映像,心头一软,揉揉小孩蓬软的头发,“别含着,快吃。”

见阿诚嘴里的吃完了,明楼又喂了一块。

明台吃了两口苹果就不想吃了,又拽着阿诚,想和他上楼玩积木。阿诚嘴里还嚼着明楼刚喂的苹果,鼓着小脸对着明台点头。明楼抱着阿诚不想撒手,示意一直在旁边的张叔去拿积木。

多年后,已经步入迟暮之年的张叔,仍然记得这样的场景。明台和明诚坐在地毯上玩着积木,明镜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时不时低头看看两个小孩,眼角眉梢满是笑意。而明楼则俯下身子,帮着两个孩子搭积木。张叔也不会说什么漂亮话,只是觉得这样的场景比画里的还美。

明台玩着玩着就困了,揉着眼睛打着呵欠,伸着肉乎乎的小胳膊撒娇要明镜抱。明镜抱起明台,上楼前还叮嘱明楼在阿诚睡前记得给刷牙。

“走吧,阿诚,我们也睡觉去。”

 

阿诚身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虽然明楼很喜欢每天晚上抱着软乎乎的小孩,但是阿诚毕竟大了,也不能老和自己睡在一起。明楼想了一下,还是“忍痛”让阿诚独立睡。

明镜和明楼也不愿意委屈了阿诚,这房间的布置都是费尽了心思。明镜怕阿诚自己睡一时间适应不了,屋内的家具摆设跟明楼房间里的一样,只是实木大床换成了儿童床,织花地毯换成了白色的长毛地毯,还多放了一个五斗橱,里边都是小孩子喜欢的玩具。

 “阿诚,以后你就睡在这个屋子里好不好。”明楼给阿诚擦干头发,又给顺了顺蓬乱的头发。

“好的,大少爷。”阿诚对明楼言听计从,明楼说什么,阿诚就听什么。阿诚乖乖钻进被窝,抱着明楼给他的小熊,乖顺的眨着大眼睛。

起初还以为阿诚会不高兴,结果没想到阿诚会这么听话。明楼松口气,可是心里却有种说不上来的失落。摸摸小孩的头,道了晚安,又在床边坐了一会,觉得阿诚睡着了,才轻声关灯离开。

明楼离开没一会儿,阿诚就睁开眼睛。

阿诚其实是害怕的,即使这个房间跟明楼的极其相似。阿诚喜欢趴在明楼的胸口上,听着他的心跳,抓着他的衣襟入睡。说来也奇怪,多年的梦魇,在他到明家之后,一次也没有发生过。阿诚是委屈的,他明明不想自己一个人睡,他也想伸手撒娇要抱抱,可是他的潜意识里觉得这样不对,阿诚又不想违抗明楼的话,他害怕明楼生气。

周围的环境既熟悉又陌生,阿诚打量着被笼罩在黑暗里的房间,不由得抱紧了怀里的小熊。

“睡着了就不害怕了。”小声嘀咕着,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明楼的心思根本不在书上。摊在书桌上的书,一个小时前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明楼的脑子里全是阿诚乖顺的模样,心里想着都是阿诚有没有踹被子,有没有害怕。最后明楼还是坐不住了,还是“噔噔噔”跑上了搂。

明楼轻轻推开门,却发现床上只有玩具熊和凌乱的被子,并没有阿诚。

“阿诚?”

回答明楼的却是小孩的哭声。

“阿诚?”明楼没敢开灯,怕吓着他,站在屋子中间在四周看看,终于在墙角那,找到了缩成小小一团的阿诚。

明楼弯腰想抱起全身冰冷的小孩,结果小孩还沉浸在梦魇之中,一边哭一边挣扎。睡前的惴惴不安和忐忑,终究演变成了可怕的梦魇。

“不要打我,不要打我……”阿诚哭得凄惨,微微涨红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珠。

“阿诚,别怕,不会再有人打你了,别怕。”搂着不住颤抖的小孩,亲着他泪湿的小脸,轻声哄慰。

“不要打我……”

“哥哥,救我……”

没有焦距的眼睛无助的望向前方,泪珠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明楼成天等着阿诚叫他大哥,没想到竟然会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听见小孩叫哥哥。而这一声哥哥,也让明楼犹如万剑锥心。

“阿诚,醒醒,看着我,哥哥在这,阿诚,哥哥在这。”

明楼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阿诚一直没有安全感,就算睡在自己怀里也是缩成小小的一团,抓着衣襟不撒手,自己怎么就能让阿诚一个人睡,还是在这个根本不熟悉的房间。明楼无法想象,这个小小的孩子到底是遭受到了怎样的磨难和折辱,才能让这个孩子每每在睡梦中都会如此惊悸难安。

明楼是不敢再让小孩自己睡了,抱着小孩回了自己的房间。阿诚缩在明楼的怀里哭到打嗝,明楼调整姿势,让阿诚趴在自己肩上,轻轻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想让他舒服点。阿诚正打嗝难受着呢,再加上又被吓着了,现在委屈的不行,这眼泪怎么也止不住。

“乖,阿诚,别哭了。”明楼偏头亲亲阿诚的耳尖。“是哥哥错了,以后都跟哥哥睡好不好?”

承诺和保证许下了一打,这才好不容易哄的小孩止了眼泪。摩挲着小孩哭红的眼角,明楼心都碎了,也不知道这孩子的眼泪怎么能这么多。

阿诚哭闹了半天,终究也是乏了,趴在明楼的胸口打了个打呵欠,泪湿的长睫又挂上了珍珠。明楼拍拍阿诚的后背,低头轻声哄慰。

小孩还是被吓着了,虽然困得睁不开眼,但是还是不敢入睡,生怕一闭眼又坠入那可怕的地狱之中。长翘的睫毛如同蝶翼般,不住的噏动,没有血色的嘴唇紧紧抿着。

“阿诚,哥哥给你念书好不好?”明楼记得明台睡前都要听睡前故事,往往一个故事没听完,明台就睡着了,这对阿诚应该也有用。

阿诚蹭蹭明楼的胸口,算是同意了。明楼一手护着阿诚,一手去翻放在床边矮柜上的书。明楼房间里可没什么故事书,明楼就随手拿了一本。

“苏城有南园、北园二处,菜花黄时,苦无酒家小饮。携盒而往,对就冷饮,殊无意味。或议就近觅饮者,或议看花归饮者,终不如对花热饮为快。众议未定。芸笑曰:‘明日但各出杖头前,我自担炉火来。’”①

明楼也不管阿诚能不能听懂,拍着阿诚的背,轻声念着。

“是时风和日丽,遍地黄金,青衫红袖,越阡度陌,蝶蜂乱飞,令人不饮自醉。既而酒肴俱熟,坐地大嚼。担者颇不俗,拉与同饮。”②

阿诚并不介意明楼到底念的是什么,他只是沉溺在明楼富有磁性的嗓音之中,享受着胸腔震动和心跳声交织在一起的奇妙体验。长睫不在噏动,嘴唇不再死死抿着,抓着衣襟的手也渐渐放松下来。

明楼压低声线,最后声音消失在最后一个句点。

阿诚呼吸悠长,终是坠入梦乡。

明楼搂着阿诚没敢动,直到确定小孩睡实了,才小心翼翼地在额上落下一吻。

晚安,我的阿诚。

 

 

①②均取自清代沈复的《浮生六记》


tbc

评论(22)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