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琛-

爱你入骨【所有文章,谢绝转载!谢绝转载!!谢绝转载!!!】

明家那些事【六】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

这是第四次了。

明楼虽然看着报纸,但是他一直在注意着阿诚的一举一动。从吃了午饭之后,阿诚就一直跑厕所,这已经是第四次了。

“阿诚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就连明镜也发现了不对劲,拉着阿诚关切的问。“要不要找苏医生来看看,不舒服要告诉姐姐呀?

“没,大姐,我没有不舒服。”阿诚仰着小脸看着明镜,除了脸色有着些许苍白之外,与平时无异。明镜见阿诚没有什么异样,也没再细问。

“大姐,我上楼找明台玩了。”阿诚松开紧握的小拳头,没等明镜答话就跑上楼了。

“这孩子……也没见他平时这么粘明台。”明镜自然是高兴的,两个小孩关系这么好。

明楼合上报纸,放到茶几上,没有言语。

 

阿诚跑上楼,并没有找明台玩。而是躲进了房间里。

阿诚不舒服,很不舒服。他对大姐撒了谎。

确切的说,是他最近一直都不太舒服。

自从到了明家,阿诚就跟掉进了蜜罐里一样。有姐姐和哥哥疼,有古灵精怪惹人喜欢的弟弟。家里的管家叔叔和陈婶,还有厨房帮忙的小姐姐对他都很客气,也很照顾。每天吃的饱,穿的暖,也不用害怕会被桂姨打,再也不用担心被人欺负。这样的日子,他之前想都不敢想。阿诚真的害怕,这样的日子是一场梦。

阿诚捂着胃,躺到床上团成了一团,小手抓着明楼枕头的一角,掌心里冷汗涔涔。

明楼和明镜心疼阿诚,除了正常的一日三餐,还附带了点心和水果。明楼不喜欢甜食,所以他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好吃,于是上海有名的点心店铺都被他买了个遍。

明楼看着阿诚尖尖的小下巴,都疑惑阿诚每天被喂了那么多的吃的,都消化到哪去了?然而阿诚毕竟是小孩子心性,喜欢吃甜食,又听明楼的话,所以不管明楼给了什么,他都会津津有味的吃完。正常三餐,加下午茶,最后还有夜宵和睡前牛奶。于是阿诚每天陷入了“吃吃吃”的生活中。

然而就是这么吃,也没见得阿诚长肉,反而让阿诚的肠胃遭了罪。阿诚早年间被桂姨饿坏了肠胃,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么多吃的,过多的吃食囤在胃里,给阿诚的肠胃造成了极大的负担。饶是阿诚胃里不舒服,一到遇上明楼喂他吃东西,他又乖乖张嘴吃了。他不忍心,也不敢拒绝明楼。明楼对阿诚极好,阿诚也感激和依赖明楼,阿诚下意识的依附和讨好明楼。他不想给明楼找麻烦。

以至于现在胃疼的直不起腰,也不想让明楼知道。

他不想让明楼觉得,他是个负担。

 

“姐姐,我想喝水。”明台揉着眼下楼,一副刚睡醒的模样。站在楼梯上看了一圈,最后小声问了一句“阿诚哥哥哪去了?”

“阿诚?他不是跟你在一起玩吗?”明镜抱过明台,给他顺了顺乱糟糟的头发。又接过陈婶递过来的杯子。

明台咬着茶杯边,摇摇头。

明楼这下坐不住了,跟明镜说了一声就上楼了。

行啊,小家伙竟然会说谎了。

明楼这会儿还想着要和阿诚好好说道说道说谎的问题,结果进屋看见团缩在床上睡着的小孩,心就软了。刚想给他盖上被子,然而仔细一看就发觉不对了。

阿诚脸色惨白,冷汗都打湿了额发,贝齿死死咬着下唇,蜷缩着的身子甚至都有些颤抖。

“阿诚?”明楼搂起阿诚,这才发现小孩的体温高的吓人。

明楼这才意识到,刚才他觉得不对劲的地方是什么了。把阿诚塞进被窝里,急忙下楼告知明镜,并且叫管家去请苏医生。

阿诚疼得难受,睡得也不实。被明楼这么一折腾,他也就醒了。张开眼看见守在床边,一脸焦急的明楼,眼眶一下就红了,小鹿眼湿漉漉的,似乎一眨眼就要掉下泪来。

“哥哥,我疼……”

明楼此时也顾不上跟阿诚说道说谎的事了。抱过阿诚,再用被子包好,温厚的手掌捂着阿诚的肚子。“哥哥给你揉揉,揉揉就不疼了。”

接下来的事情,阿诚也记不清了。他蜷缩在明楼的怀里,小手攥着明楼的衣襟。明楼温热的大手一下一下给他揉着肚子,竟然也没有之前那么疼了。精神也渐渐放松下来,脸贴着明楼的胸口,听着明楼的心跳声,终是阖眼睡去。

 

等着阿诚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醒了?还疼吗?”明楼拿下阿诚揉着眼睛的手,微微侧身,替阿诚挡着光亮。

阿诚迷迷糊糊抬头,额头贴上明楼的下巴,吱唔了两声,也没说清什么,反而更像是起床后的撒娇。

明楼拍拍阿诚的小屁股,然后又收紧了手臂,等着阿诚醒盹。阿诚有恍惚了一会儿,才彻底清醒。看到明楼,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挣扎着要从他怀里出来。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明楼哪能由着他,这刚刚退烧,不能再受凉。搂紧了小孩,没放他走。

“什么什么时候。”阿诚眼神飘忽,不敢直视明楼,最后低头看着自己的指尖。

“可是为什么不告诉我?难道在阿诚眼里,哥哥就不值得信任吗?如果不喜欢或是不信任我,告诉大姐也不好吗?”

“我……我没有……”

阿诚没法判断出来明楼是不是真生气了。明楼从来没有用这样的语气跟阿诚说过话,哪次对着阿诚不是眼含笑意。而这次明楼的眼里没有阿诚最熟悉的温柔。

“还是阿诚,不喜欢明家?”

“没有!绝对没有!”含在眼里的泪终是掉了下来,阿诚激动的抓着明楼的袖口,语无伦次的解释。“不,没有,我……我不是……”

明楼也是演不下去了。

他从苏医生那里得知阿诚这样的疼痛应该是有些时日了,他生气阿诚宁可忍着也不告诉他,他也气自己没有好好照顾阿诚,让阿诚遭了罪。

“好啦,别哭了。”明楼也是心疼,然而他也知道阿诚的脾性,如果现在不问清楚,以后就别想问清楚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我怕你生气,怕给你找麻烦。”阿诚垂眸,又掉下一大滴泪,声细如蚊呐。“我听话……”

“小笨蛋……我该说你什么好啊”明楼心软,似是融化的太妃糖。无奈在心底叹息,这孩子,生来就是克他的。

“阿诚啊,你听好,你是一个独立的人,是我明家的二少爷,是我明楼的弟弟,不是我个人的附庸,也不是任何人的附庸。你不用讨好任何一个人,你该有自己独立的想法,独立的思维,独立的意识。就拿今天的事情来说,你该告诉我,你不舒服,你不喜欢每天吃那么多东西。你有选择,拒绝和认可的权利。”

“我没有不喜欢吃点心……”阿诚可怜巴巴的抽了一下鼻子。

明楼哭笑不得。

“我是说,凡事都得有个度,如果你觉得不合适,不舒服的时候就要告诉我,没有必要事事的迁就我。”

然而等阿诚成年以后,在他和明楼做着一些脖子以下不能细说,有马赛克的运动的时候【……】,拒绝这两个字,并没有什么卵用。【明楼:滚,滚出去。作者:诶(顶锅跑)】

咳……扯远了。我们再扯回来。

总之,最后明楼和阿诚也是说开了,明楼一边给阿诚喂着白粥,一边想着得给阿诚制定一个营养食谱了。

 

 

TBC

评论(13)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