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琛-

爱你入骨【所有文章,谢绝转载!谢绝转载!!谢绝转载!!!】

明家那些事【七】

少年明楼X幼年明诚

甜文不虐。OOC。清水宠文。

 

谢绝转载

谢绝转载

谢绝转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明楼醒的时候,怀里的小团子还没醒。阿诚头埋在明楼怀里,小手抓着他的睡衣前襟,团成了小小的一团。从明楼的这个角度看,只能看见从被子里露出来的一点头发。

这是阿诚的习惯,明楼怕他闷坏了,跟阿诚说了多次,小孩每次都是信誓旦旦的点头,然而第二天早晨依旧是这个姿势。

明楼无奈,托着小孩的小屁股往上托了托,让头露出被子。睡梦中的阿诚有些介意姿势的改变,又往明楼的怀里贴了贴,热乎乎的小脸贴着明楼领口间露出来的锁骨,咂咂嘴,又满足的睡过去。

暖乎乎的被窝格外消磨人的意志,再加上怀里还抱着了这个粘人又软乎乎的小孩,一向习惯早起的明楼,现在一点都不想起床了。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明楼现在明白了,当时唐玄宗一定是在冬天。自然明楼也一点都不介意,这句诗用在此处并不恰当。

明镜带着明台还有陈婶去了苏州的老家,明楼也不急着早起了,索性搂着阿诚舒舒服服的睡个回笼觉。等着明楼再睁眼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而怀里的小孩还扒着自己胸口睡着。

明楼小心翼翼地护着阿诚翻身,再小心翼翼地抽出胳膊下床。阿诚怀里没了东西抱,小手摸索了两下,抓着明楼枕头的一角又睡沉了。

等着明楼洗漱回来,穿戴完整后回来,阿诚又整个人埋进了被窝里,连带着明楼的枕头。

“阿诚,起床了。”手还有些凉,明楼也没敢把手伸进被窝,隔着被子轻轻拍拍。藏在被窝里的阿诚没吱声,只是蠕动了一下。

“阿诚,乖,起床了。”

“……”

“阿诚?”

明楼又叫了几声,阿诚根本就没理,明楼无奈,干脆连着被一同把人抱起来,下巴蹭蹭阿诚的额头。“小懒猫,起床了。”

阿诚吱唔了一声,也没吱唔出个所以然来,眼睛都没睁开,小手抓抓明楼胸口处的毛衣,似乎是在表示对起床的不满。明楼拍拍小孩的屁股,小孩干脆把脸埋进明楼怀里,只留给明楼一个乖顺的发旋。明楼也没恼,反而还挺高兴,之前阿诚还对他生疏的很,如今会撒娇了,这可是一个长足的进步。

明楼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多的耐心,美滋滋地抱着阿诚给他穿衣服。在此期间,阿诚只是打了一个呵欠,然后迷迷糊糊任着明楼给穿。

明镜一直嫌弃明楼给阿诚挑的衣服太过于老气,表示哪有给小孩子穿藏蓝色的毛衣嘛,于是给阿诚买了一堆衣服。明楼看了看,给阿诚穿上了一件鹅黄色的对襟毛衫,衣服两边上的口袋上还分别绣着小狮子。阿诚生的清秀好看,配上鹅黄色,艳而不妖,很是好看,也显得活泼。

冬天的早上格外清冷,明楼快速的给阿诚穿好衣服,阿诚一直迷迷瞪瞪的靠在他怀里,扭头往他怀里一埋,又闭上了眼。

明楼哭笑不得,抱着依旧没醒盹的阿诚去了盥洗室。阿诚重了点,个子也长高了些,单手有些抱不住了,虽然跟同龄孩子相比还是有点瘦小,但是明楼还是很欣慰的,至少之前费尽心思准备的营养餐,阿诚没有白吃。明楼护着小孩坐在盥洗台上,拿着毛巾给擦脸。

阿诚这才清醒,抬头冲明楼一笑,小鹿眼里似是蕴着温暖的朝阳,“哥哥早安~”

“还早安呢,都什么时候了,太阳都要晒屁股了。”明楼拍拍阿诚的屁股,又让他刷了牙,最后抱着他下楼吃饭。

阿诚虽然喜欢被明楼抱着,但是终归还是不好意思,蹬蹬小腿,表示要自己走。明楼以没给他穿鞋为由,不放他下去。而在一楼等着他俩下楼吃早饭的张叔,看到这一幕表示,他的眼睛有点疼。

 

早饭过后,明楼就带着阿诚进了书房,开始了阿诚一日的学习。明楼极其重视阿诚的教育,不仅请了家教先生来辅导阿诚的功课,还在闲暇时候教阿诚练字。阿诚描红的本子是明楼自己一笔一划写的。从最基本的笔划开始,再到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由简入繁。明楼又怕阿诚觉得练字枯燥,又把描红的本子分好,定期检查,只要发现比之前写的好,就有奖励。明楼又为了哄阿诚高兴,奖励也是小孩子喜欢的玩具,精致限量的点心。可是明楼哪里知道,阿诚积极练字可不是为了明楼那点奖励,他只是为了能被明楼摸着头夸奖几句。

“哥哥,我写完了。”阿诚双手送上写完的本子,漂亮的大眼睛亮晶晶的,满是期待地看着明楼。。

明楼放下手中的书,拿过来认真查看。

阿诚既期待又忐忑,眼巴巴看着明楼,想从明楼的表情中探寻出什么。见明楼面无表情,还以为自己写的不好。但是又不想表现出来,脸上带着虚心求教的样子,小手捏着口袋上的小狮子,指尖不由自主的揉捏着。

小笨蛋,心思都写在眼睛里了。明楼好笑,看着阿诚一脸淡定,但是眼底都是忐忑的模样,起了逗弄的心思。

“今天的字——”明楼故意拖长了音节。

阿诚睁圆了眼睛,捏着小狮子的手突兀的收紧了。

真可爱。明楼觉得如果阿诚有耳朵,一定都支棱了起来,连耳尖上绒毛都会立起来。

“进步很大。”

“诶!”

“诶什么?”明楼放下手中的本子,揽过阿诚抱到腿上。

“我……嗯……没什么。”吓死我了,阿诚在心底长叹一口气。

明楼揉揉阿诚的头发,抱着阿诚出屋,吩咐张叔自己要带着阿诚出门。

“哥哥,我们要去哪?”阿诚抬抬下巴,把蒙住半张脸的围巾向下蹭蹭。

“我们阿诚字写的那么好,哥哥今天带你去看戏。”

 

阿诚还从来没有看过戏,欢欢喜喜的跟着明楼出了门,坐在车上也是难掩兴奋。下了车被明楼一路牵着进了戏楼。明楼似是这里的常客,一进门就被跑堂的迎上了二楼的包厢。

两人坐定,阿诚这才有心思好好看看这个戏楼究竟是什么样。

戏楼的看台分为两层,一楼是散座,二楼中间部分是几个相邻的包厢,阿诚和明楼的包厢正好,正对着舞台。二楼的两侧和一楼的大堂一样,摆放着桌椅。看台护栏有雕花栏板和望柱,四角都设有楼梯,供人上下。戏台平面近方形,突出于场内,呈前轩式。①

阿诚趴在护栏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一楼大堂,渐渐多起来的人,还有端着托盘,穿梭在各个桌子间的跑堂杂役。

明楼品着跑堂刚送上来的六安瓜片,视线一直盯着阿诚头上翘着的呆毛。明楼想着阿诚喜欢甜的,又叫来跑堂的,上了一壶枣茶,还有几样点心。

阿诚站得有些累了,回到明楼身边坐好,喝着明楼晾凉的枣茶,吃着榛子酥,和明楼说着刚才他看见的有趣的事。明楼时不时应上几句,从口袋里拿出手帕,等着阿诚吃够了好给他擦手。

“哥哥,这里来了好多人啊。”阿诚小口嘬着甜甜的枣茶,偏过头,就这明楼的手咬了一口太师饼。然后鼓着小腮帮子,往楼下看。

“那是自然。”

今天的戏是马连良先生②的《苏武牧羊》,自然是一票难求,饶是明楼费了些周折,才从朋友手中拿到这上等的位置。

《苏武牧羊》这个故事,明楼给阿诚讲过,阿诚敬佩苏武持节不屈的精神,所以也不觉得无聊,反而看得认真。并且随着剧情的发展,做出相应的表情和反应,如果遇上精彩的桥段,还会跟着现场的观众一起,拍手称好。明楼手托腮,胳膊肘拄着桌子,歪着头看着阿诚。

“哥哥?”阿诚察觉到了明楼的视线,疑惑地看向明楼,得到了明楼一个无事的眼神,又转过头去看戏。

明楼难掩脸上的笑意,戏再怎么精彩,哪有他家的小阿诚好看。

 

 

①戏楼描述取自北京阳平会馆。

②马连良先生,中国著名京剧艺术家,“马派创始人”,京剧“四大须生之首”,民国京剧三大家之一。

===============================

谢谢大家对《明家这些事》的喜欢和支持,在新的一年里,也会努力更文,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如果文章内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也希望大家批评和指正。

最后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万事如意,心想事成。

 

 

 

 

tbc

评论(12)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