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琛-

爱你入骨【所有文章,谢绝转载!谢绝转载!!谢绝转载!!!】

明家那些事【十二】

少年明楼X幼年明诚

甜文不虐。OOC。清水宠文。私设如山。

 

谢绝转载

谢绝转载

谢绝转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阿诚很是珍惜上学的机会,每天都认认真真地听课,回家也老老实实做完作业,复习功课。刚开学没多久的周测,阿诚就得了全班第三名。明镜拿着阿诚的成绩单乐得合不拢嘴。直夸阿诚聪明,明楼还担心阿诚不适应学校的进度,没想到阿诚给了他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阿诚的表现也让老师和班级里的同学大吃一惊,没想到这个刚刚转学而来的新人,能这么出色。接下来的几次考试,阿诚也名列前茅,实在是让人刮目相看。

平日里阿诚话不多,课间也只是自己看书或是对着窗外发呆。面对同学的试好,也只是礼貌性的回应,带着些许疏离。

能上这样学校的都是世家子弟,很多学生的家庭都有往来,背景盘根错节。明家在上海说不上是多么的家世显赫,权势滔天,但也是富贵人家。纵使明楼和明镜多么低调,阿诚的这个姓氏也足够让人侧目了。明这个姓氏在上海姓的人家本就不多,再加上能进了这样的学校学习,家世应该不一般。所以略微一想就知道阿诚是谁家的孩子。

自从明镜掌家,外边的风言风语就没有停过,后来又领了明台回家。以前只是冷嘲热讽是女儿当家,后来什么腌渍难堪的话都出来了。明镜强势能干,硬是顶着压力扛起了明家的重担,在商界站稳了脚跟,狠狠甩了想看笑话的人的耳光。

明诚,冠着明姓,虽然是养子,但是明家人都知道阿诚也是入了族谱的少爷。但是外界对此一无所知,也不知道是谁说阿诚是仆人的养子,他在明家也不过是仆人这种话,一时间竟然满城风雨。世上少不了踩底捧高之徒,再加上阿诚样貌俊美,学习又好,自然有人看不惯。起初只是在言语上的戏谑,到后来变成变相的欺侮。

课桌里的垃圾,被撕坏的作业本,放在椅子上的图钉,甚至是倒进杯子里的铅笔屑。老师对这些事也是知道一些的,也在班级里提醒过一两次,但是收效甚微。阿诚没有说什么,也没见什么严重的后果,都是世家子弟,得罪哪个都不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于是老师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每次阿诚看见这些,总是一言不发地收拾好,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一切如常。阿诚不是不生气,他也觉得委屈,他也觉得难过,可是他选择不告诉明楼。阿诚比其他同龄人心思要沉。他明白既然他都能听见这些污言秽语,那么明楼听见的不比他少。明楼心疼他,可是他也心疼明楼,他就算再委屈再难过也不想让明楼难过。

何以息谤,曰无辩。何以止怨,曰不争。①

明楼跟阿诚说过,阿诚记住了。阿诚一直听明楼的话,所以也就忍了下来。饶是如此,阿诚也还只是一个小孩,受了欺负自然也是闷闷不乐。明楼在学校也听见了一些闲言碎语,当初他在学校也没少被议论,后来也就没有人再说了。明楼理所当然地认为是小孩子之间的玩笑话,阿诚也反复说着自己没事,所以明楼也就开导了几句,不以为意。

可是谁也没想到,欺负阿诚的学生,认为阿诚的沉默和忍让是懦弱和胆小的表现。就在准备下楼上体育课的时候,那个学生趁阿诚不注意,在背后把阿诚推下了楼梯。

明楼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上课,吓得明楼连请假都顾不上,飞奔着去找阿诚。见到阿诚的时候,校医正在给阿诚处理伤口。

“你好,我是阿诚的老师。”老师伸出手想握手,结果明楼理都没理,直接走到床边查看阿诚的情况。老师尴尬的收回手,刚想说什么,但发现明楼的注意力只在阿诚身上,又闭上了嘴。

“哥哥……”原本阿诚没想哭的,可是一见明楼,多日的委屈全都化成了眼泪,盈在眼眶里,欲坠不坠。

明楼最见不得阿诚眼泪汪汪的样子,连忙低声安抚了几句,抱着阿诚坐自己腿上,仔细检查阿诚的伤势。额头被碰伤了,已经被校医处理好,覆上了纱布。膝盖上的伤口还没来得及处理,膝盖上蹭掉了一大块皮肉,伤口还流着血,血都染上了米白色的半筒袜。小手上也有伤痕,伤口边的皮肤不自然的红肿着,明楼也不好掀开阿诚的衣服检查,也不知道身上还有没有别的伤口。明楼可是心疼坏了,亲了亲阿诚哭红的眼角,又哄了几句,哄得阿诚止了眼泪。

干了坏事的同学,低着头站在有些局促的老师身边。两个人在那杵了半天,明楼看都没看他们。学生见了阿诚流了这么多血,也是害怕了,他拽拽老师的衣袖,结果被老师狠狠地剜了一眼。

明楼看着校医拿镊子夹了药棉给伤口消毒,药棉刚碰上,阿诚就疼得倒吸一口凉气,紧紧抓着明楼的手不住地颤抖,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再一下,阿诚抖的更厉害了。

“老师,我弟弟怕疼,请您轻点。”明楼抱着阿诚强压着火气,尽量温和地嘱咐校医。

校医点头,下手又轻了几分。阿诚又是一抖,忍不住哭出了声。

“老师,请您轻点。”明楼脸色不好看,语气没有之前的温和。

“我会的。”校医默默叹口气,已经够轻了,这孩子在家是得多娇惯。

好不容易消完毒,校医敷上药粉。这药粉敷上可比消毒还厉害,伤口蛰得不行,小孩儿哪受得了这个,瞬间嚎啕大哭。

正在这个时候,明镜带着管家风风火火赶来学校,到了校医室门口。

“明楼,你怎么当哥哥的!”明镜一进门就看见阿诚梨花带雨,浑身是伤的摸样,怒气更甚,在心里把明楼也划进了欺负阿诚的人的范围之内。狠狠地瞪了明楼一眼,附身给阿诚擦泪,又仔细看过了阿诚身上的伤。

“我可得带着阿诚去苏医生的诊所好好检查检查,可别阿诚受了别的什么伤,我们明家不知道。”明镜看了看赔笑的老师,以及战战兢兢的学生。

老师这下才明白,阿诚哪是外边说的只是仆人的孩子,这明明是当着正经少爷宠的,心里叫苦不迭。明家少爷被同学欺负,老师还不管不问,这可不是用失察就能说的过去的。老师拉着学生不住地道歉。

明镜一点都不想听他俩的解释,看都没看他们,直接带着管家去了校长室。

反正明镜跟校长说了什么不得而知,只知道从校长室出来以后,明镜心里压着的火是出的干干净净。

 

明镜和明楼带着阿诚去苏医生的诊所里里外外检查了个遍,最后听苏医生说只是皮外伤才放下了心。

回家路上明镜一言不发,阴沉着脸看都不看明楼。明楼还想说几句好话,全都被明镜堵了回去。结果下了车连阿诚都不给明楼抱了。阿诚这个小混蛋今天格外黏着大姐,趴在明镜肩上困倦地打了一个呵欠。

“哎呦,可怜见的,阿诚少爷这是怎么了?”陈婶被缠着绷带,面色不好的阿诚吓着了。

阿诚也没敢说具体原因,只是说不小心摔了。

明镜吩咐了陈婶晚饭做些阿诚爱吃的,然后抱着阿诚上了楼。陈婶也没多言,进了厨房准备晚饭。

明楼跟着明镜进了自己的房间,明镜把阿诚放到床上,支使明楼去打热水,拿干净衣服。明楼想帮着阿诚擦脸,结果被明镜瞪了一眼,无奈,只能老老实实站在旁边。阿诚见这个架势,也实在不敢搭话,只能老老实实坐着,任着明镜给他擦脸擦手。

阿诚再想黏着大姐,但是也不好意思让大姐给换衣服,小脸涨红,小手扯着衣襟眼巴巴看着被大姐要求不许靠前的明楼。明镜了然,退后了一步,给明楼让了地方。

“一会儿来小祠堂见我。”明镜淡淡看了明楼一眼,出了屋。

明楼心中一凛,但依旧面上不显,抱过阿诚小心翼翼地给换衣服。

阿诚比一开始抱回来的时候胖了一些,但还是瘦的让人心疼。早先桂姨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都消失了,天知道那个时候,明楼帮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有多心疼。好不容易养好了,现在身上又带上了不少的淤青和红痕,明楼似乎有一种又回到当时的错觉。

想他明楼还信誓旦旦地跟阿诚保证会好好保护他,不会让他受委屈,不会再让他受欺负。而现在阿诚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明楼竟然不知道,竟然没有保护好他。

明楼心里自责难受,又怕碰疼了阿诚,连气息都心疼地收敛了。

“姐姐是不是生气了?”阿诚不知道明楼在想什么,以为明楼的沉默是在生气。阿诚听话地被明楼摆弄,心里有点害怕了,小手拽着明楼的胳膊,抬头眼巴巴看着明楼。“是不是阿诚做错了?”

“没有的事,别多想。”明楼揉揉阿诚的头发,又看了看阿诚缠着绷带的膝盖,心疼地摸摸,想了想起身去衣柜里拿了一件自己的旧衬衫给阿诚套上。

“乖,先睡会儿。”

阿诚还想说什么,但是被窝太舒服,明楼的手太温暖,阿诚也抵挡不住睡梦来袭,揉了揉眼,滑入黑甜。

 

明楼进了小祠堂,没等明镜说话,他就直接跪在蒲团上。

“大姐,明楼知错了。”明楼垂首敛眸,语气凝重。“幼弟在外受他人欺辱,身为兄长竟不知晓,亦未尽保护之责,才会酿成今日之事,明楼还望大姐责罚。”

明镜也不是什么心硬的人,她也知道,明楼最疼阿诚,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最难受的还是明楼。

“罢了,你也不用太自责了。”明镜扶明楼起来,“发生这样的事,也不是能预见的。以后好好保护弟弟就好了。去守着阿诚吧,那孩子今天受了委屈,他又最粘你,好好哄哄。”

“明楼晓得,谢谢大姐。”

 

明楼回屋之前,先去了一趟厨房,拿了陈婶新做的蛋黄酥,想着等着阿诚醒了用点心好好哄哄。阿诚睡得实,姿势跟明楼出门时的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明楼的枕头又被阿诚拽进了怀里。明楼把点心放在床头柜上,又轻轻掀开被角,确定阿诚腿上的绷带没有蹭掉,才放心在床边坐下。

“阿诚,对不起。”明楼俯下身,怜之又怜地亲亲还覆着纱布的额角,但又怕碰疼了阿诚,嘴唇只得草草擦过柔软的纱布。

阿诚,哥哥以后会努力保护你。


1选自清代金缨《格言联璧》

 

tbc

评论(8)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