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琛-

爱你入骨【所有文章,谢绝转载!谢绝转载!!谢绝转载!!!】

明家那些事【十四】

少年明楼X幼年明诚

甜文不虐。OOC。清水宠文。私设如山。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在学校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阿诚总觉得开学没多久就放暑假了。阿诚在学校参加了几个兴趣小组,也认识了不少朋友,性格也开朗了不少,也健谈了许多。明楼原本还担心再出现之前的事情,结果几个小伙伴好的跟一个人一样。平日里也会相约一起去看个电影,打打羽毛球什么的。

夏日的午后,悠长而闲适,阿诚和明台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晃荡着小腿,啃着陈婶用井水镇好的凉西瓜。旁边的桌子上还放着点心和果汁,地上是两个小球拍,和几个散了毛的羽毛球。

西瓜脆甜可口,可是明台似乎没什么兴趣,啃了两口就不太想吃了,明台放下了没啃完的西瓜,随便用手帕擦擦沾了西瓜汁的手,肉乎乎地小手托着下巴,一脸的不高兴。

也难怪明台不高兴。这两天明镜和明楼不知道再忙些什么,两个人总是凑在一起不知道嘀咕什么,明台好奇,结果问来问去,两个人什么都没说。就在前天,两个人什么招呼都没打,一大早就出了门。大姐打电话说今天中午就回来,也没说清楚她和明楼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只是叮嘱他和阿诚哥哥在家听话。可是他和阿诚哥哥睡过午觉了,大姐和大哥还没回来。

大哥和大姐从来都不会这样的,从来不会什么都不说就出门的,就算出门也会按时回家的。明台鼓着小脸闷闷不乐,连甜爽可口的西瓜都没有心情吃了。

“阿诚哥哥你不好奇吗?”

阿诚啃着西瓜摇摇头。

“你真的不想知道他们去哪了?”

阿诚拿了手帕擦了擦西瓜汁,摇头。“哥哥姐姐可能真的有急事吧?”

明台也看出来,阿诚和大哥是一伙的,只要大哥说不许说,阿诚绝对不会多说一个字。明台知道从阿诚这里是什么都问不出来了,也放弃考虑这个问题了,他跳下秋千缠着阿诚陪他抓知了。

其实,阿诚是真的不知道大哥和大姐到底去哪了。说不好奇也是假的。可是明楼没有说,哪怕他心里介意的不得了,他也不会开口问一句。

可是,真的好想知道大哥和大姐到底去哪里了。阿诚坐在树杈子上,把抓到的知了放进准备好的小玻璃罐子里。阿诚把罐子放进上衣的衣兜里,还好上衣的衣兜比较大,正好能放下,扶着树干,小心翼翼往下爬。

 

“阿诚!”

阿诚正抖着小腿,小心翼翼地踩着树枝往下挪。心里正打鼓呢,突然传来的一声怒喝,把他吓得一哆嗦,差点没从树上掉下来。阿诚扭头往树下看,树下正是明楼。

明楼和明镜风尘仆仆赶回家。知道家里的两个小家伙一定是闹脾气了,在回家前还去买了点心和玩具。刚进家门就被管家告知,两个小家伙正在院子里玩呢。明楼放下东西,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还想着给他俩一个惊喜,结果他就看见阿诚哆哆嗦嗦挂在那个,在明楼眼里一点都不粗壮的树上。

“哥哥,你回来啦!”阿诚见明楼在树下边,赶紧下去。

明楼看着他荡着一条腿,摸索着着力点。怎么看怎么惊险,明楼赶紧制止了阿诚接下来的动作,命令他在树上不许动,叫来了管家把明台抱回屋,又搬来了梯子,这才把阿诚从树上抱了下来。

“是不是告诉你不要爬树登高,家里那么多玩具为什么要去爬树!一旦摔下来受伤怎么办?说了那么多次,怎么就不听话!”

明楼对阿诚平时也没说什么重话,这一下把阿诚给唬住了,他呆呆地看着明楼,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应。

哥哥生气了,哥哥觉得他不听话。

阿诚顿时有点慌张,如果哥哥真的生气了怎么办?阿诚抓着明楼的袖子不知道怎么办,想解释,又想着如果明楼生气怎么办,乱七八糟的想法都堵在脑子礼,竟然不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突然想起来兜里的小玻璃罐,从兜里拿出来,献宝似的拿在手里。

“哥哥,知了。”

明楼看着阿诚小心翼翼地神情,意识到刚才的话说的太重了,又后悔又心疼。“傻孩子。”

“以后不许再爬树了,要是摔下来怎么办?是想担心死哥哥吗?”

明楼抱着阿诚坐到秋千上,检查怀里的孩子有没有受伤。好在只是胳膊上被树干蹭了道红印,也没伤到其他地方。明楼松了口气,“阿诚,以后不许再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哥哥,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阿诚也意识到爬树很危险,连忙保证以后再也不会了,又像小猫撒娇一样,讨好蹭蹭明楼的脸。“哥哥,不要生阿诚的气啦。”

见阿诚这样,明楼哪还有什么火气,点点阿诚的鼻子。“你呀,一犯错误就撒娇。”

“明明都是哥哥的错,哥哥出门都不告诉我。”阿诚摆弄着玻璃罐子,小声嘀咕着。

明楼哭笑不得,这小东西……明楼呼噜呼噜阿诚乱糟糟的头发,抱着阿诚回屋。

 

“所以都是哥哥的错。”

 

“好好好,你爬树,抓知了,都是我的错。”

 

“就是哥哥的错。哥哥以后都不要丢下阿诚一个人。”

 

“好,哥哥永远都和阿诚在一起。”


TBC

 


评论(10)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