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琛-

爱你入骨【所有文章,谢绝转载!谢绝转载!!谢绝转载!!!】

明家那些事【十五】

少年明楼X幼年明诚

甜文不虐。OOC。清水宠文。私设如山。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中秋的时候,明镜和明楼带着阿诚和明台回了苏州老宅。苏州刚刚下过雨,气温又些凉,阿诚下车,打了一个寒战。明楼低头看看他,握住他有些凉的手,微微晃晃,换来阿诚更紧的回握。

门口的小厮等了多时,见他们来了,一人跑回去通报,一人迎他们进门,其他的帮忙安顿行李。

“少爷和小姐住的地方还是之前的园子,园子里新栽的金桂开得好极了,老远都能闻见香味了。阿诚少爷第一次回来,房间安排在二少爷隔壁,等会儿阿诚少爷看看,觉得哪里不满意了,再吩咐我们。”

跟在他们身边的小厮是个会来事的,一口一个阿诚少爷,倒是弄得阿诚不好意思。明楼揉揉阿诚的后脑勺,偏头和小厮低声说了几句,小厮点头应下了。

 

明家上一辈兄弟三个,早年都选择留洋求学,学成后回国在上海打拼,后来大房二选择在上海安家,只有最小的老三选择回到苏州打理本家生意。家族里的大家长是明楼爷爷的弟弟,已是鲐背之年,之前一直管理族里事务,后来年纪大了,精神渐短,家族的事务还是交给了小辈。

明楼之前跟阿诚介绍过这个小爷爷,年轻时脾气火爆,曾经因为土匪抢劫了明家的货物,独自带着一队伙计连夜上山抢回了货物,还大闹了山寨,把那群土匪好一通折腾。一传十,十传百,一时间没有土匪山贼再敢抢明家的货。自然也因为性情太过于直率火爆,没少受明楼的太爷爷管教。

小爷爷不管家事之后就住在明家大宅最安静的后院,平日里看看书,逗逗鸟,下下棋。阿诚见到小爷爷的时候,他正坐在葡萄架下的,拿着棋谱与自己对弈。

阿诚以为小爷爷会是一个严肃,甚至有点凶巴巴的老人,可是交谈之后,发觉小爷爷完全不是他之前设想的那样,反而是一个和善温和的人。他摸摸阿诚的头,问阿诚的年龄,问在明家过的好不好,又问了阿诚平时会看些什么书。阿诚一五一十的回答了。小爷爷又问了明台,最后又让一直服侍的老管家给两个小家伙上了点心。

小爷爷询问着明镜公司和家里的情况,阿诚一边吃着点心一边观察着小院的模样。视线所及之处是等待丰收的小菜圃,清澈见底游鱼游曳的小池塘,开得繁盛的金桂,一切都是这么安逸宁静。最后阿诚的视线汇聚到石桌上的棋局上。

阿诚不会下围棋,看着棋盘觉得新鲜。阿诚探着小脑袋观察了半天,也不知道看出了什么门道。明楼偏头看看阿诚的点心有没有吃完,结果发现他家小孩儿专心致志地看着棋盘。

小爷爷也发现阿诚一直盯着棋盘看,招呼阿诚过来,搂着阿诚问他觉得是白子还是黑子会赢。阿诚哪里懂围棋里的条条道道,只是把自己想的全都说出来。小爷爷惊奇的发现,阿诚说的有一部分是对的。如果说是之前没有学过,阿诚有这样的见解也是天赋异禀。小爷爷正和阿诚说着要教阿诚下围棋,结果发现到了祭祖的时间了。

小爷爷一手领着阿诚,一手领着明台来到祠堂,此时明家的其他人都到了。

见长辈来了,都静了言,按照各自的辈分站好。明家里的人对阿诚的事情略有耳闻,知道明家二房又领了一个孩子,今儿也是第一次见,明家人见阿诚觉得新鲜,不由得多打量了几眼。阿诚有些在意这些或是好奇或是冷漠的目光,下意识的往明楼身边靠了靠。明楼没有看阿诚,只是伸手摸摸阿诚的后背,最后握住他有些凉的小手。

祭祖无非就是那些套路,最后小爷爷在列祖列宗面前和所有明家人面前,把阿诚的名字写在了族谱上,并且亲手交给阿诚一个乌木匣子。

匣子里是一个拇指大小刻着阿诚名字的签章和一个玉坠,正面雕着一只踏火焚风威风凛凛的麒麟,背面刻着阿诚的名字。小爷爷拿出玉坠,戴在了阿诚的脖子上,并嘱咐阿诚要贴身戴着。阿诚道了谢,珍惜地摸摸玉坠,听话地把玉坠藏在了衣领里。

 

祭祖之后,大部分的明家人都聚在主厅,明楼想着让阿诚多见见明家人,询问了阿诚的意见,然后就领着阿诚去了。一路上明楼跟阿诚说了不少明家亲戚的情况,阿诚做足了心理准备,但是还是有紧张。一进屋,明家人的目光又汇聚到了阿诚的身上。阿诚第一次见这么多亲戚,就算怕生也老老实实跟着明楼叫人,表现得得体大方。

刚才祭祖也没工夫好好瞧瞧,这下有了机会。阿诚穿着跟明楼一样款式的小西服,柔软的短发乖顺的搭在眉间。一双大眼睛像宝石一样晶莹透亮,又像清澈的湖水一样温柔。虽然有些亲戚还没有完全接受阿诚的身份,但是架不住小模样实在是讨人喜欢。几个姑婆见了忍不住对着他的小脸揉捏一番。阿诚也不躲,问他问题,回答得也很妥帖合适。几个姑婆又是心软的,想起阿诚身世,心就更软几分。

一圈下来,阿诚就收了不少见面礼。弄得阿诚很不好意思,明楼笑着说没关系,安慰他好生收着就行了。

几个姑婆已经支起了麻将桌,招呼着明镜也一起玩。明堂想招呼明楼打扑克,明楼也不太爱玩这个,明楼借口要带孩子,领着两个小家伙就出去了。

明楼领着两个小家伙去小花园,正好遇见三房的明瑄带着两个小妹妹。明瑄比明楼小两岁,但是个头挺高,跟明楼差不多了。两个小妹妹是双胞胎,比明台还要小一点,跟在哥哥身边,手里拿着小皮球。见明楼他们来了,手里的小皮球也不要了,躲在哥哥身后。两个小姑娘害怕之余还有点好奇,一边一个,抱着哥哥的腿怯生生地看着明楼他们。

“明玦,明瑾,叫哥哥。”

两个小姑娘抱着明瑄的腿,探着头看看明楼又看看阿诚再看看明台,吭叽了半天也没说话。小皮球咕噜咕噜滚到阿诚的脚边,阿诚拿起小皮球走到两个小姑娘面前,两个小姑娘又马上躲回哥哥的身后。

明瑄不好意思地解释两个小姑娘实在是认生。

然而姐姐明瑾慢慢探出头,看着笑得温柔的阿诚,接过了阿诚手里的小皮球。“哥哥,你长得真好看。”

明瑄:……

阿诚依旧笑着,只是眼尖的明楼看见他的小阿诚耳尖红了。长得好看,温柔的阿诚哥哥顺利俘获了两个小姑娘的好感。从怕生变成了一起玩小皮球,后来觉得玩小皮球没有意思,又玩起了踩影子的游戏,本来只是在一边看护小家伙们的两个哥哥也被拉进了游戏里。两个大孩子,带着四个小孩子,在小花园里闹成了一团。最后明镜散了牌局,来叫兄弟三人准备吃饭的时候,他们几个都跑了一身的汗。

 

明镜摸摸两个小孩儿湿乎乎的后背,实在担心两个孩子受凉,抱着明台领着阿诚回屋洗澡换衣服。阿诚不好意思让明镜帮着洗澡,洗澡这个任务自然是落在了明楼的身上。

明家大宅不似明公馆,洗澡还用木质的大浴桶。阿诚第一次用这样的木桶,一个没留神差点在木桶里摔了。阿诚倒是没吓着,反而把明楼吓了一跳,也不顾阿诚身上的水,搂着仔仔细细看看有没有磕伤。反正明楼的衣服也是湿了,之前又出了一身的汗,索性也脱了衣服。进了浴桶和阿诚一起洗。

阿诚坐在明楼腿上,明楼给他洗头,水里还飘着明台给的两个小黄鸭。阿诚伸着小手把其中一只小鸭子按进水里,又松手让它浮起来,本来是那么无聊的游戏,阿诚还乐此不疲。

明楼看着怀里的小家伙折腾着小黄鸭,一边一手挡着阿诚的眼睛,一手舀水冲掉阿诚头上的泡沫。明楼已经不是之前那个笨手笨脚的傻哥哥了,他现在已经很会照顾阿诚了。明楼叫下人进来又换了一次水,又抱着阿诚在浴桶里等着他玩够了小黄鸭,甚至打了一次水仗,才用大浴巾裹着小孩儿抱出来。

明楼又抱着小孩儿穿衣服,擦头发。期间阿诚抗议要求自己穿,结果被明楼拒绝了。最后阿诚鼓着小脸,被明楼抱着换好了衣服。

“阿诚就这么不喜欢哥哥给穿衣服吗?”

“我都长大了,可以自己穿衣服了。”阿诚摆弄着新得的玉麒麟,噘着嘴一脸不开心。

“可是阿诚在哥哥眼里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小孩儿啊。”明楼给阿诚穿上马甲。“再说哥哥本来就要照顾弟弟啊。”

阿诚似乎是被说服了,也没再反驳。明楼揉揉阿诚柔软的头发,给阿诚套了鞋,抱着阿诚去吃晚饭。

明镜对于明楼一言不合就抱着阿诚这件事表示过不妥,阿诚都十一岁了,也是大孩子了,哪能老抱着不让走路。明家二少爷出门不带腿,要哥哥抱着才出门,传出去也不好听啊。明楼也觉得这样不合适,也收敛了不少,至少在外边,不会随便抱着阿诚了。明镜也跟明楼说宠爱阿诚可以,但是不能过分溺爱。可是明楼觉得他对阿诚谈不上溺爱,他还觉得对阿诚不够好,应该再好一点,为他做的再多一点。

 

晚饭过后大家聚在院子里赏月,刚吃完晚饭没多久,明楼看着阿诚啃完一个鲜肉月饼就没敢让他再吃,怕他一会儿再涨得难受。阿诚眼巴巴地看着月饼,又看看明楼,明楼实在是不忍心,掰开一个莲蓉蛋黄的,哄着阿诚把中间那一口的蛋黄吃了。至于莲蓉……还是明楼解决了。

总之最后阿诚撑的小肚子鼓鼓,赖在床上哼唧着不想动。明楼催他去洗脸刷牙,阿诚翻了个身钻进被窝,只留给明楼一个鼓起的棉被球。明楼叹气,上床掀开棉被,从里面抱出装仓鼠团团的阿诚,也不管小家伙蹬腿抗议,抱着去洗脸刷牙。

阿诚原本应该住在明楼隔壁的屋子里,但是阿诚认床严重,家里的儿童床他尚且不习惯,就别说这新屋子了,想起第一次分床,阿诚哭得可怜巴巴的模样,明楼可舍不得让阿诚自己睡。阿诚舒舒服服躺在明楼怀里,手里摆弄着玉麒麟。

“哥哥你也有这个吗?”

“有啊,每个明家人都会有这个,只是哥哥的那个好久都不戴了。”明楼把阿诚伸出来的小腿重新放回被子里。“阿诚喜欢这个玉坠吗?”

“喜欢。”

“阿诚喜欢就好。”

小孩子精力有限,阿诚跟明楼没说上几句话,就揉着眼睛说困了。明楼搂着阿诚,没拍几下,小家伙就睡着了。明楼把小家伙手里的玉坠拿走,放在枕头下边,防止睡着的时候再硌到。

明家人确实每个人都有玉坠和签章,只是这玉坠正面雕着的是生肖而不是麒麟。

明楼满上海寻了两个月,才寻到他觉得满意的玉石,又找了有经验的师父打磨雕刻。明楼又和明镜商量,去庙上找了得道高僧开光。最后又怕阿诚不接受这玉坠,又特意在中秋前回到老宅,说服了小爷爷,把之前准备好的生肖玉坠换成了玉麒麟。

佛祖慈悲,麒麟镇邪。

过去无法参与,至少未来我要护你平安。

明楼一直是无神主义者,他不奢求神佛庇佑,但是这一次他只求漫天的神佛能看在他诚心实意的份上,护佑怀里的这个孩子永世安稳。


TBC

 

 



评论(12)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