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琛-

爱你入骨【所有文章,谢绝转载!谢绝转载!!谢绝转载!!!】

明家那些事【十八】

甜文不虐。OOC。清水宠文。私设如山。

 

不得转载

不得转载

不得转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明公馆的早晨是在佣人的忙碌中开始的。陈婶和管家很早就起来了,他们要在小姐和少爷起来之前做好早饭,摆好报纸,收拾好卫生。陈婶和管家在厨房正在准备早餐,刚把小笼包蒸上就听见客厅传来声响。

管家看了眼手表,发现离明镜起床还有一段时间,喜欢赖床的两个少爷也不会这个点就起来。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一致认为是家里进了贼,管家拎着菜刀陈婶拿着擀面杖就从厨房冲了出来。

“哪里来的小毛贼,竟然敢来明公馆!”

明楼:……

客厅里哪有什么小毛贼,而是刚刚从法国回来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的大少爷。

“大少爷您回来了!”管家让陈婶把东西收回去,自己上前接过明楼的皮箱和外套。“前两天就听大小姐说您要回来,没想到会这么快。”

“大小姐和少爷们还没起呢,阿诚少爷听说大少爷要回来高兴的不得了,等会儿醒来知道大少爷已经回来了,不知道得多高兴呢。”

明楼一想到阿诚,心里更是软了一分,他甚至能想象,阿诚在知道他要回家的消息后,高兴的表情。一别四年,他也不知道他的小阿诚长成了什么样子,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见阿诚了。明楼吩咐管家把礼物从行李箱里拿出来,并且吩咐管家大姐醒后马上告诉他。管家颔首应下,然后就见明楼上楼了。

 

明楼进屋的时候,阿诚像个仓鼠球球一样团在被窝里安稳地睡着。这个睡姿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变过,整个人在被子里缩成一团,小脸埋在被子里只露出毛茸茸的发顶。明楼跟阿诚说过很多次,不要蒙头睡,但是每次阿诚都是这样。明楼尽量不发出声响,坐到床边,小心翼翼地拉下被子,把阿诚的脸露出来,生怕小孩儿被闷坏了。被子被拉下,睡梦中的阿诚还有些不习惯,皱着眉在被窝里动了动,手从被子里伸出来,像幼儿一般慢慢抓了两下,然后又安静下来。明楼觉得有趣,试探性地去点点阿诚的掌心,比明楼的手还小一圈的掌心竟然握住了明楼的手指。如同婴儿般的反应,在明楼眼里简直是可爱至极。

阿诚翻了个身面朝明楼,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了一眼,又闭上了。明楼以为阿诚还要睡,为他拢了被子,习惯地轻轻拍着阿诚的后背。往常最平常不过的动作,却把半梦半醒的阿诚吓了一跳。他突然起身,睁大了眼睛看着明楼,又闭上眼摇摇头,再睁开。

“大哥?不对,我是在做梦。”

明楼哭笑不得。“傻孩子,都什么时候了,还做梦。”

“诶??”阿诚看着明楼,好像还是没回过味来。

明楼抬手给阿诚理顺乱糟糟的头发,“我回来了阿诚。真的回来了。”

话音刚落,明楼就见阿诚圆润的大眼睛迅速续上了眼泪,长睫一闪,就沾染上了水光,再一闪就坠下了珍珠。

明楼最见不得阿诚掉眼泪,赶紧抱过人安慰。“我这不是回来了?别哭。”

“大哥之后还走吗?”阿诚眼巴巴看着明楼,不住地抽噎。

“嗯,假期过完,我就要回去了。”明楼这次是在得到研究生入学资格之后提前结束学业回来的。等着假期过完,他又要回法国去继续学业。

阿诚一听明楼又要走,眼泪争先恐后地往下掉。见到明楼的欣喜瞬间化成泡影,随着刚才的眼泪都流出去了。阿诚本来不想哭的,大哥出国深造是好事,可是他就是止不住眼泪。

明楼把阿诚抱到腿上坐好,拿了兜里的手帕给擦眼泪。“别哭了,阿诚,你再哭我就不带你一起走了。”

一起?什么一起?

明楼本来想一会儿当着大姐的面说的,见阿诚哭成这样,也不得不说了。

“我在法国那边,给你看了一所中学,环境也很好,离我还不远。我想着与其你天天写信给我,倒不如把你领在身边。你今年已经十五了,去留学年纪也不算太小。更何况我和大姐之前就想也送你出国的,提前几年也没什么。”明楼给阿诚擦掉挂在下巴上的泪珠。“等着假期过了,我就带着你一起走。”

“真的?”阿诚正视明楼的眼睛,话语间带着浓重的鼻音。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明楼一手搂着阿诚的腰,一手拿着手帕给阿诚擤鼻涕。“所以别哭了,看你眼睛红的,跟小兔子似的。”

阿诚冷静下来,愈发觉得刚才发生的事情太丢人了,只因为明楼一句还要走,就哭得稀里哗啦。还被明楼说成是小兔子。阿诚捂着脸,藏进明楼的怀里,不敢再看明楼。

“阿诚明明都十五岁了,还跟五岁孩子似的。”明楼玩着阿诚翘起的一撮头发,明知道怀里的小东西是不好意思了,还是忍不住逗弄一番。

唔……太丢人了。

阿诚恨不得就这么变小,消失再也不要见人了。“明明都是大哥的错。”

“怎么又是我的错?”

怀里的小家伙始终用手捂着脸,又一直往他的怀里钻,不肯出来,说话声音瓮里瓮气的。“明明是大哥不说清楚的。”

“好好好,是我没说清楚。”明楼呼噜呼噜小孩儿的后脑勺,“吓着我们阿诚了。”

明楼抱着阿诚,又说了会儿话,总算把小孩儿哄笑了。看了眼时间,估摸着大姐好下楼了,催着阿诚去洗漱换衣服,阿诚趴在明楼肩上不愿意动弹,吱唔了一声,没有下文了。

“我们阿诚这是要哥哥抱着去洗漱?还是想让大哥给换衣服?”

“才不是呢。”阿诚红着脸挣扎着从明楼身上下来,像小兔子一样跑进了浴室。

 

明楼的归来让明镜高兴坏了,又是笑又是抹眼泪的,明楼又劝了好久才稳定住明镜的情绪。明镜在这边和明楼聊着在法国明楼的生活情况,那边两个小的坐在地毯上拆明楼带回来的礼物。

香水,手套,皮鞋,新款外套,巧克力,还有一些是国内买不到的新奇玩具。这些东西零零散散堆了一地毯。知道的是明楼从法国带回来的礼物,不知道的还以为明家要开百货公司。

明楼因为要倒时差,明明很困又强忍着不能睡,晚上的明镜特意吩咐厨房做的接风宴都困得没精力吃。

明楼吃了没几口就起身去了厨房,拿了两个白瓷碗。明镜刚想问明楼要干什么,只见明楼拿起一只虾,剥完了放进碗里。

明楼不太喜欢吃虾,不是不喜欢它的味道,只是觉得剥虾很麻烦,而且就算洗完手,明楼都觉得手上沾有腥味。但是,阿诚喜欢吃虾。这也是明楼无意间发现的。阿诚起初不会明显表达喜欢吃什么,喜欢干什么,总是下意识的迁就别人。好在阿诚是明楼一手带大的,他也会观察阿诚的喜好,后来阿诚性格渐渐开朗,也渐渐接受了明家,在表达喜好上,比之前好的多。

明楼剥虾的速度倒快,胖乎乎的虾肉堆在碗里堆了小半碗,然后又给明台剥了一碗。明楼擦了擦手,拿勺舀了一点汤汁淋在虾肉上。酸甜可口的汤汁亮晶晶的,衬着胖乎乎的虾肉,显得格外诱人。明楼把瓷碗分别放到阿诚和明台旁边。

“吃完了再给你剥。”

“谢谢大哥。”

 

吃完晚饭,一家人又闲聊了一会儿,明楼和两个小家伙又玩了一会儿游戏棋。明镜见明楼没什么精神,就让他赶紧回屋休息。明台对明楼新带回来的游戏棋很感兴趣,又和阿诚多玩了两局,最后也被明镜领上楼了。

在二楼走廊里的明镜,看见楼下的阿诚收拾完了棋盘,然后溜进了明楼的卧室。


tbc

 

 

 

 

 


评论(7)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