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琛-

爱你入骨【所有文章,谢绝转载!谢绝转载!!谢绝转载!!!】

明家那些事【十九】

不得转载

不得转载

不得转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阿诚出国的手续很快就办好了,出发那天,明镜拉着阿诚的手反复嘱咐着要注意安全照顾好自己,叮嘱明楼一定要照顾好阿诚,明台则是眼泪汪汪抓着明楼和阿诚的胳膊不撒手。

明楼好不容易安抚大姐和明台,带着阿诚上了飞机,刚落座转头就看见红着眼眶,还没从离别情绪里走出来的阿诚。明楼低声哄了几句,最后用魔术变出了一朵玫瑰花,总算是把阿诚眼里的泪哄了回去。到了香港之后,两个人又坐船在海上漂了几天,才到达了法国。

一路舟车劳顿,阿诚疲惫不堪,巴黎的风景也没有心情欣赏了,一开始的兴奋和激动,全都被疲惫磨没了。于是到了明楼的住处,连行李都没管,外套也没脱,倒在沙发上不愿意起来。明楼见他这样,也不忍心管他,任由他在沙发上瘫着。等着明楼把行李都收拾好了,阿诚已经睡着了。

明楼放轻了手脚,抱起阿诚。浅眠的阿诚觉得身体一空,身体明显一僵,睁开满是红血丝的眼睛,看了一眼知道是明楼,往明楼颈窝里蹭了蹭,闭眼继续睡,没有丝毫要自己走的意思。

明楼哭笑不得,只好抱着阿诚去了卧室,又帮着阿诚脱了外套鞋袜,盖好了被子,半倚在床头,拍着阿诚的背,等着阿诚睡熟了才离开。

 

阿诚一觉醒来,也不知道是几点了,只看见窗外夕阳铺满了天空。阿诚唤了两声大哥,也没听见人应。坐在被子堆里,缓了缓起床后的眩晕,换好了明楼放在床头的干净衣服。找到了洗衣篮,把脏衣服放进去,才出门去找明楼。

明楼租的这个公寓并不大,两室一厅,阿诚没来之前,其中一间被明楼用来做书房。在回上海之前,明楼就把书房搬进了自己的卧室,腾出那个房间给阿诚用。里边的摆设都是明楼精心设计的,全是按照阿诚的喜好来的,不过最后那个房间还是变回了书房,当然这是后话了。阿诚走了一圈,摸清楚了公寓的格局和布置,最后在厨房找到了明楼。

这会儿明楼正认真地对付西红柿,并没有注意到倚着门框的阿诚。

明楼虽然独自在巴黎生活了四年,但是厨艺依旧没什么长进。阿诚看热闹看了半天,实在是对奇形怪状的西红柿忍无可忍,解救明楼于砧板的水火之中。

其实阿诚也不太会做饭,没进明家之前,倒是被桂姨逼着做饭,能吃是能吃,但是好不好吃是两说。后来进了明家,也不需要他做饭了。厨艺也就那么回事。

明楼执意不许阿诚拿菜刀,生怕小孩儿手抖把手伤了。阿诚再三保证也没用,想帮忙煮面也不许,最后只被允许打鸡蛋。

兄弟两个人在厨房折腾了半天,终于做好了西红柿鸡蛋面。虽然谈不上有多好吃,但是饿了一天的两兄弟,把面条吃了个精光。

碗最后是阿诚执意要洗,明楼没有办法,只好同意了。坐在客厅举着报纸的明楼时刻注意着厨房的动静,所以当阿诚洗完碗出来时,看见明楼收回望向厨房的视线,并且快速翻了一页报纸。

 

阿诚蜷在沙发里,和明楼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时不时打个打呵欠。明明没有那么困的明楼,也被阿诚带着一起打呵欠。阿诚腿有些麻,歪了歪身子,伸腿换了一个姿势,顺势躺倒,枕着明楼的大腿,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呵欠。

“困了就赶紧去睡吧。明天我带你出去玩。”明楼呼噜着阿诚的后脑勺,柔软的发丝从指尖穿过。明楼有一种自己的宝贝弟弟是一只小猫的错觉。

阿诚应了一声,揉着眼睛,没有起身。

“还是要跟我睡一起?”明楼拿下阿诚揉眼睛的手,“都告诉你多少次了,不要揉眼睛。”

“才不要和哥哥睡。”阿诚撇撇嘴,坐起身,顺顺被明楼揉乱的头发。“我都长大了。”

 

才不要和哥哥睡。

抱着枕头站在明楼卧室门口的,已经长大的明家二少爷表示上边那句话不是他说的。

阿诚叹了口气,在心底默念:我只是认床失眠,只是认床失眠。念叨了几遍后,阿诚才轻轻推开门,探头观察着明楼屋里的情况。明楼正在书桌前整理着他的书,似乎没有发现门口的阿诚。阿诚见明楼没有发现他,也没有知会明楼,抱着枕头溜进屋里,然后快速钻进了被窝。

然而阿诚这一系列的动作早就被明楼尽收眼底。在阿诚开门的时候明楼就知道了,只是没有出声而已。明楼心中好笑,装作认真整理书籍的样子,假装不知道自己的被窝里钻进了一只小猫。

小笨蛋。

明楼笑着调暗了灯光。

 

 

tbc


评论(20)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