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琛-

爱你入骨【所有文章,谢绝转载!谢绝转载!!谢绝转载!!!】

明家那些事【二十】

甜文不虐。OOC。清水宠文。私设如山。

 

不得转载

不得转载

不得转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咳咳咳……”

明楼从浅眠中惊醒,发现原本睡前还老老实实在自己怀里的阿诚,正正缩在床的另一边,努力忍着咳嗽。

“阿诚?”明楼坐起身拧开了床头灯,把团成一小团的阿诚搂进怀里。摸摸阿诚的额头,触及的温度都有些烫手。怀里的小东西满脸通红,泪眼朦胧,趴在明楼肩上咳得惊天动地。

明楼抱着阿诚给他顺气,等到阿诚缓过来一点,把阿诚塞回被窝,让他夹好了体温计,最后才下床倒水拿药。

大概是水土不服,再加上饮食上的不习惯,阿诚到巴黎没几天就病倒了。早年阿诚被桂姨往死里折腾,身体底子不好,一有点风吹草动就受不了。明镜和明楼又是中药又是食补,好不容易才让阿诚身体强健些。如今这一换水土,就又受不了了。

明楼听着阿诚的咳嗽,叹口气,小家伙怎么还不好起来啊。

“哥哥你去哪了。”生了病的阿诚格外粘人,坐在被窝堆里,眼眶鼻头都是红的,抱着枕头可怜巴巴地盯着明楼。

明楼刚在床边坐下,阿诚放下枕头缠着明楼不撒手,像极了一只受了委屈的小奶猫。明楼抱着堪比小火炉的阿诚,先喂了几口水,看看了看体温计上高的吓人的度数。

阿诚烧得难受,闭着眼靠在明楼的怀里时不时咳两声。明楼给阿诚拢拢被子,低头皱着眉仔细看着手里说明书,确认了退烧药的计量之后才喂给阿诚。阿诚眼睛也没睁,就着明楼的手,吞下白药片,也不管明楼喂给他的到底是什么。可是随后明楼喂止咳糖浆的时候,阿诚就没这么听话了。明楼刚把勺递到阿诚唇边,也不知道没睁眼的阿诚是怎么知道勺里盛的是止咳糖浆,竟然扭头不吃了。

明楼再次把勺递到嘴边,结果阿诚又躲开了。

阿诚特别讨厌止咳糖浆的味道。他也不是娇气怕苦的孩子,但是就是受不了止咳糖浆的味道。之前喝的几次,阿诚就不情不愿的,这会儿身上正烧的难受,看见讨厌的止咳糖浆就更难受了,哑着嗓子闹腾着说不要喝。

明楼被阿诚闹腾的有些上火,又心疼怀里病得怏怏的小家伙,没法发脾气又不能纵着阿诚不吃药。连吓带哄,总算是把止咳糖浆喂进去,没等阿诚喊苦,又把温水喂到嘴边给阿诚清口。

“阿诚今年哪有十五的样子,这撒娇耍赖不吃药的能耐,明明跟五岁的小孩一模一样。”明楼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抱着阿诚,亲亲阿诚的额角,觉得温度似乎是退了些。

阿诚闭着眼不服气地哼一声。“我这是返老还童。”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药效上来,舒服不少的阿诚靠在明楼怀里迷迷糊糊没一会儿就睡了。明楼抱着阿诚也不敢睡,确定阿诚烧退了些,才闭上酸涩的眼睛。

 

 

阿诚这一病可是病了好几天。整天无精打采,也没什么胃口,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明楼也不想让阿诚在这个时候出去,可是学校那边有些手续需要阿诚露面。明楼把早饭摆上桌,看了看表,进屋叫阿诚起床。阿诚早就醒了,坐在床上衣服也没换,盯着地上的地毯愣神。

恍惚间明楼似乎看见了刚到明家的阿诚,瘦瘦小小,处处小心翼翼,乖巧的让人心疼的阿诚。明楼心里猛地一疼,不由得放轻了语气。

“阿诚,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没,没什么。”阿诚的嗓音还是沙哑,脸色也不大好,跟明楼说了没几句话就不乐意说了。明楼见阿诚病得怏怏,没什么力气,又像小时候那样抱着阿诚去洗漱,只是没办法再像小时候那样单手抱着了。双手交叠着拖着阿诚的屁股,阿诚听话的趴在明楼肩上,呼出的热气弄得明楼脖子发痒。

明楼本来想把阿诚放下来的,可是一看阿诚光秃秃的脚丫就放弃了,想让他坐在洗手台上,又嫌弃洗手台太凉。明楼低声让阿诚抱紧,单手托着阿诚的屁股,一手拿了条干净的浴巾垫着。毕竟洗手台不是坐人的地方,小时候阿诚在自己的看护下,勉强可以坐得稳,现在就算阿诚再轻,坐洗手台上也不合适了。明楼的胳膊始终没有离开阿诚,半抱着总算把阿诚收拾干净。

阿诚借着生病这个由头,挂在明楼身上不乐意下来。明楼只是假装板着脸说了句“越来越来越没规矩。”然后依旧甘愿为阿诚干这敢那。

 

若干年后,当明楼在餐桌上说“咱家的孩子愈发没有规矩的时候。”殊不知,都是自己宠出来的。

 

 

 

tbc


评论(17)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