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琛-

爱你入骨【所有文章,谢绝转载!谢绝转载!!谢绝转载!!!】

靖苏秀恩爱日常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来来来,张嘴吃糖。ooc】




萧景琰如今出入苏宅跟进自己东宫一样,拎着两个颜色各异的食盒,抬脚刚进苏宅大门,就被黎纲告知,梅长苏还在歇晌,没有起身。


“我去看看他。”


黎纲跟在后边,仿佛闲谈一般,跟萧景琰说起了,这几日宗主吃的比较少,也不按时吃药,气得晏大夫脸都青了。


萧景琰什么也没说,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穿过长廊,偶遇抓飞流未果的蔺晨,以及坐在屋顶上生闷气的飞流。


“哟,殿下又来了啊。”蔺晨把注意力转移到萧景琰身上。不能和飞流玩,逗逗这个太子爷还是挺好玩的。


蔺晨向来不受礼节拘束,萧景琰念在他救过梅长苏,又是梅长苏的朋友,就没有介意。微微颔首,算是回应。


“殿下对长苏可真是上心啊。”下巴朝着食盒的方向一抬。“又带来这么多好吃的。”


“……”


“平日里也多亏太子殿下照应长苏了。”


“……”


“我们家长苏啊,平时就爱吃点小零嘴什么的。”


“……”


萧景琰假装没有听见“我们家长苏”五个字,面上也没有表现出什么,由着他说完,最后看似漫不经心,却又无比傲娇的说了一句。“本宫对自己的人自然上心。”


谁说这太子殿下颜好鹿眼易推倒的?【反正不是我说的】旁边一直没说话的黎纲觉得,他貌似闻见了恋爱的酸臭味。


“给飞流的。”萧景琰把绿色的食盒交给黎纲就去找梅长苏了。


蔺晨觉得这个太子殿下一点都不好玩,反而被秀了一脸的恩爱,随即拿走黎纲手里的食盒。“小飞流,快过来,蔺晨哥哥这有点心。”


 


卧房的温度要比外边的暖的多。床榻前放着一盆银碳,不远处的香案上放着一个精致的描金小香炉。难怪蔺晨说萧景琰对梅长苏上心,这香炉里正燃着的香,正是辟寒香。①这辟寒香,一直是皇家贡品,其中又被贵妃娘娘加了几样东西,不仅香气更加清冽,而且又有了益气宁神之效。


萧景琰脱掉沾了凉气的斗篷,坐到梅长苏的床榻上,手伸进裘被之中,摸索过梅长苏的手,确认他手掌和指尖都是温热的,这才放心。


 


梅长苏醒来已是一个时辰之后了,睁开眼就见着萧景琰坐在床榻边,腿上放着不知道从哪拿来的书,手臂环胸低垂着头,似是睡着了。


屋里的炭火给的很足,再加上辟寒香的作用,饶是梅长苏也都觉得有点热,更别说火力旺的萧景琰了,仔细一看,这厢的脑门上已经有了细密的汗珠了。梅长苏坐起身,抬手给他擦汗。


“真是个笨水牛,明知道热,还在这呆着。”嘴上埋怨着,但是嘴角一直是弯着的。


可是这个笨水牛,是我一个人的。


一直是我一个人的。


蔺晨曾经问过,怎么就这么死心塌地的相信萧景琰。梅长苏不记得具体是怎么回答的了,只记得一句:我相信林殊。


我相信当年的林殊没有看错人,我相信林殊和萧景琰之间的情意。当年的林殊相信萧景琰,那么十三年后的梅长苏,也相信萧景琰。


果然,萧景琰没有让他失望。哪怕是父皇的冷淡,朝堂的排挤,他萧景琰依旧坚定自己的内心,从未低头。


在这纷乱的京城,混沌的朝堂,林殊是萧景琰最坚定,却也是最心酸的希冀。


所以,景琰,别怕。


无论前路怎么艰险,无论前路如何黑暗。我都在这里。遇神杀神,佛挡杀佛,我要看着你为七万赤焰忠魂昭雪,我要看着你登上宝座,我要看着你重整朝纲,我要看着你开创这海晏河清的盛世。


所以,景琰,别怕。


我会一直站在这里。


 


“什么时候醒的?也不怕着凉?”


萧景琰醒来就看着,梅长苏没裹着被子坐在床上愣神。连忙揽过腰身,又拽过裘被,把人严严实实的裹好,护在怀里。


“刚醒没一会儿,来了怎么不叫我?”梅长苏没有挣扎,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他怀里。


“见你睡得的好,没忍心叫。”我们太子殿下才不会说,他对着梅长苏的睡颜痴汉了好久。


两个人说了会儿话,萧景琰想起刚才黎纲对在他说的话。


“听黎纲说你最近不吃饭?”


事后黎纲表示,我们太子殿下真是一个耿直的boy。


“没有,别听他瞎说。”梅长苏一脸纯良,矢口否认,不,是死不承认。心里暗搓搓的想着怎么收拾这个大嘴巴的黎纲。


于是在帮着晏大夫熬药的黎纲不禁打了个冷战。


“还不喝药,把晏大夫气秃了?”萧景琰挑眉。


景琰,要是晏大夫听见,会把你变秃的……


“没有,我都有按时吃药。”依旧是一脸无辜。很好,黎纲,你等着。


再于是,黎纲打了个打喷嚏。哎呀,天真的是太冷了。


“景琰,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很听话。”


“……”太子殿下表示,梅大宗主说的这句话,每个字他都不信。不过再怎么不信,也舍不得跟他发火,回想之前那几次,他现在都要后悔死了。


“如果你再有下次,看我怎么收拾你。”


“那苏某倒想听听,我们太子爷殿下想要怎么收拾苏某呢?”一手环住萧景琰的脖颈,一手勾着萧景琰的下巴。


“你说呢?”凑近吻上,随后的话语含糊在吻里。


唇齿想接,十指相扣,舌尖的纠缠格外让人心悸。几声喃呢之后被萧景琰拥得更紧,他心满意足的品尝起爱人甜美,灵活的舌尖在梅长苏的口腔里来回的舔舐,扫过柔嫩细致的牙龈,巡过敏感的上颚,最后抵住梅长苏舌头与之共舞。


等着梅长苏回过神来,他已经衣冠不整的被萧景琰压在了榻上。然后就在这个时候,黎纲端着药推门进来。


萧景琰:“……”


梅长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宗主,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太子殿下您不要扔香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水牛,坏人!”


“小飞流,你别看!”蔺晨一手捂着飞流的眼睛,一手抱走。


啊,这真是欢乐又鸡飞狗跳的一天啊


 


 


①相传焚之可避寒气。 南朝 梁 任昉 《述异记》卷上:“辟寒香, 丹丹国 所出, 汉武 时入贡,每至大寒,於室焚之,暖气翕然,自外而入,人皆减衣。”


 



评论(14)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