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琛-

爱你入骨【所有文章,谢绝转载!谢绝转载!!谢绝转载!!!】

明家那些事【十六】

少年明楼X幼年明诚

甜文不虐。OOC。清水宠文。私设如山。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明楼的课业越发多了,除了要应付学校里的课业,还要应付课外的法语班。明楼准备去法国上大学,明镜找了一个经验丰富的法语老师给明楼补习法语。

阿诚之前没有接触过法语,觉得新鲜有趣,没事也会翻翻明楼的法语书。阿诚也经常在写完作业后,跟在明楼身边,明楼读一句,阿诚就跟着念一句。阿诚也不懂是什么意思,稀里糊涂跟着明楼念完一篇课文。阿诚念得磕磕绊绊,明楼抱过阿诚一句一句教阿诚念,纠正阿诚的发音。日子久了,阿诚竟然也能独立念出一篇课文。

明楼要完成的课业多了,作息时间也相应发生了变化。阿诚习惯跟着明楼睡一屋,每天都是等着明楼做完功课,再被明楼领回屋。一开始,阿诚还能跟上明楼的作息时间,渐渐明楼要做的事情变多了,阿诚困得睁不开眼,明楼这边课业还没有弄完。明镜看着阿诚早上睡不醒的小模样,心疼得不得了,强制命令明楼和阿诚分房睡。

“大姐,阿诚离了我没法睡,他认床。”明楼还记得第一次分房睡,阿诚被噩梦惊醒后满是泪水的小脸,一想起来那个画面,明楼就心疼不已。

“什么叫没法睡,阿诚都多大了,阿诚已经是大孩子了,再说你要是去法国怎么办?阿诚没了你还没法睡觉了。”

明楼下意识想说让阿诚也去法国,但是马上又止住了话头。明楼确实想让阿诚出国,但是阿诚现在年纪小,去国外生活总会不适应,明楼也舍不得。

最后明楼无奈听从了明镜的话,阿诚回了自己的房间,明楼又为了方便搬到了楼下。

阿诚眼巴巴看着明楼,漂亮的大眼睛似乎还盈着水光,那可怜的小模样让明楼觉得马上就要哭出来了。

“大姐,要不……”

“来,阿诚,我们睡觉去了。”明镜没给明楼说话的机会,拉着阿诚上楼。阿诚回头看了明楼一眼,老实跟着阿诚上楼了。

 

明镜把阿诚送回屋,嘱咐阿诚洗澡一定要把头发擦干净再睡,又给阿诚放好了热水,拿出睡衣才离开。

阿诚在明镜离开后,坐在床上放空了好久,才慢吞吞地走进浴室。泡在水里戳着漂浮在水上的小黄鸭。想起上次和明楼一起玩小黄鸭的时候是在苏州的老宅。阿诚戳了几下,觉得没意思,站起来拽过大浴巾草草擦干净身上的水,换上了睡衣。

夜深人静,只能听见钟表发出“嘀嗒,嘀嗒”的声音。阿诚翻了个身,强迫自己入睡。

好烦啊,睡不着。

再翻一个身,抓紧了床头的玩具熊。睁开眼看着苍白的天花板。

平日里看过的精怪故事,里面的主角似乎在这个时间全部具象化,藏在房间的某个角落,伺机而动。阿诚看了眼黑漆漆的房间,笼罩在黑暗中的大衣柜,五斗橱,都变成了精怪最好的藏匿场所。阿诚紧张地盯着柜门,似乎下一秒就会有东西从里边爬出来。

阿诚用被子遮住脸,在被窝里缩成小小一团,紧紧闭着眼睛,手心里握着玉麒麟,心里念叨着不要怕,念叨着书里的东西都是假的,念叨着不要去想黑暗里可能出现的各种怪物。心里越紧张,就愈发注意被子外边发出的声音。走廊外的脚步声,开门时门把手的声音。

来了。

阿诚手心里全是汗。如果真是怪物该怎么办?用被子可以把怪物闷死吗?

“阿诚?”

就在阿诚胡思乱想的时候,被子被掀开了一角,耳边是明楼的声音。心里的大石头瞬间落了下来,长吁一口气。

“怎么了?阿诚做噩梦了?”明楼拧开了台灯。昏黄的灯光照亮了屋子,连在阿诚眼中藏着精怪的衣柜,都带上了温柔的光晕。

“别怕,哥哥在。”

明楼温热干燥的手掌安抚了阿诚全部的不安。阿诚的脸颊贴着明楼的掌心,如同撒娇的奶猫。

“阿诚,乖,哥哥在。”明楼抱过阿诚,脸颊贴着脸颊,摸着阿诚蓬乱的后脑勺,一遍一遍重复着“哥哥在,阿诚不怕”。

 

明楼抱着阿诚,怀里的小家伙昏昏欲睡,明楼实在不想留下阿诚一个人,就跟着阿诚一起挤在儿童床上。儿童床不比明楼房里的实木大床,睡一个孩子还挺宽敞,但是再加上一个明楼,就有点挤了。明楼侧着身,把大部分的床铺留给了阿诚。他搂着阿诚,一下一下拍着阿诚的背。阿诚埋进明楼温暖的胸膛,很快就睡沉了。可怜了明楼,腿都伸不直,调整了好几个姿势,才勉强舒服点。

后来,明楼都在明镜睡了以后,上楼去陪阿诚。有时候哄着阿诚睡熟了,明楼再下楼,有时候就和阿诚挤在儿童床上。不过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就被明镜发现了。大清早明镜发现兄弟俩都没在,去叫明楼的时候发现明楼不在屋里,以为明楼出去晨跑了。上楼叫阿诚的时候,发现两个人挤在一张小床上睡得正熟。

明镜把两个人叫起来,明楼一睁眼就被站在床边的明镜吓了一跳,护在怀里的阿诚还没睡醒,也没注意生气的明镜,揉着眼睛撒娇要哥哥抱。

明镜:……

明楼:阿诚乖,我们穿衣服。

最后明镜没怎么说阿诚,倒是把明楼好一通数落。阿诚坐在一边低头抠着手,没敢吱声。明镜跟明楼下了最后通牒,必须要分床睡。

明楼和阿诚还是听话的,两个人老老实实在自己房间里睡了好几天。可是没多久就受不了了,阿诚睡也睡不好,早上起来顶着要到下巴的黑眼圈,上课也没精神。后来阿诚实在是受不了了,抱着枕头下楼去了明楼屋里,终于搂着明楼睡了一个安稳觉。于是,只要阿诚睡不着,或是不想自己睡的时候,就抱着枕头去找明楼。

明镜以为兄弟俩能彻底分房睡了,结果她不止一次看见明楼偷偷上楼找阿诚,也不止一次在晚上看见抱着枕头找明楼的阿诚。

这一天早上,明镜坐在餐桌旁翻着今天的报纸,眼角余光撇到偷偷摸摸从明楼房间出来的阿诚。明镜在心底叹了口气。

这房是分不成了。

 

 

tbc


评论(11)

热度(102)